目前,择期消化道切除吻合子术后实施胃肠减压H前仍广泛应用于临床。国外对胃肠减压在消化道手术中的应用有所研究,但国内的相关研究较少。为了探讨择期消化革手术后早期解除胃肠减压的可行性。2005年10月至2010年5月,我们对172例择期消化道手术后病人随机分组,其中86例术后早期解除胃肠减压,与对照组86 例进行观察比较,现将结果报道如1飞

  1资料与方法 1.1一般资料

  172例患者中男性98例,女性74例,年 龄17 - 84岁,平均58.2岁。其中,行胃大部切除术或胃癌根治术76例s行右半结肠切除术22{如IJ;行左半结肠切除术18例s行直肠癌根治术36例s行部分小肠切除术20例。2组患者随机分组,一般资料经统计学检验,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

  1.2 jil法

  选择择期泊化道手术病人172例,所有病人术前均安置胃管,病人术前准备、术中治可于及其他术后治疗方案相同。实验组患者麻醉:占全清醒、生命体征平稳后立即拔除胃肠减压,对照组术后常规留置胃肠减压,直至旺门排气后拔出胃管g观察病人排气排便时间、术后住院天数,术后并发症(包括恶心、呕吐、腹胀、肺不张、肺感染、t刀口裂开)等指标。

  推荐阅读:《生理科学进展》

  1.3结果

  排气时间实验组(3.2±I.3)d,对照组 (3.3±1.2)d,无统计学差异(P>O.O日,首 次排便时间实验组(4.6士1.5)d,对~1组(4 . 5 ±I. 2 )d,无统计学差异(P>0.05)。 术后住院天数实验组(8.6±4.3)d,对照组(9.0 ± 4. 5)d,无统计学差异(P>0.05)。所 有病人痊愈出院。术后并发症发生情况见

       2讨论

  择期消化道手术后胃肠减压已有百余年的历史,是防止腹部术后腹胀、消化道吻合口梗阻和矮的主要措施之[II。目前有不少医生在消化道手术后过分依赖胃肠减压,将其变成一个固定的原因IJ措施,以期减少或防止消化道并发症,但对其应用的理论基础研究员IJ少见报道。近期国内外均有学者提出常规留置胃肠减压是否必要问。作者认为,择期消化道手术后一律采用胃肠减压的惯用作泣应予摒弃。#p#副标题#e#

  人体各种消化液的日分泌量约5300-9500mL,吞咽及肠道产生的气体~J 30- 300mLI卦,而术后胃肠减压每日的抽 出量平均为200mL左右,不足总量的10%,可见胃肠减压主要抽出的是胃液,而难以抽出肠道液体和气体。因此,胃肠减压不能起到降低肠道压力的作用。本次研究也表明:放置胃肠减压并不能减少患者恶心、呕吐及腹胀、切口裂开的发生,且本主且86例择期消化道手术后未行胃肠减压并未发生消化道漏或哇。腹部手术后虽有胃肠~耳。功能减弱,但对肠道吸收功能不定具有较大影响。腹部手术后肠麻痹是正常的短暂的过程, Clevers等研究报道胃肠战压不能消除白麻痹141。研究显示2组"I川排气排便时间无显著性差异,说明胃肠减压并于能消除肠麻痹或缩短肠麻痹的存在时间,而2组术后腹胀的发生率A致并不能起到有效降低胃必须指出,胃肠减压技术本身具f圣人性,它无疑增加病人的痛苦和恐惧感,且可严重地妨碍呼吸和辈革波的排出,可引起肺不张、肺感染,增加患者鼻咽部不远、术后不便F床活4),本组研究表明,胃肠者高10倍,并认为常规用胃肠减应是不合适的,它只能作为的行麻痹梗阻和胃扩张的手段。

  另外,鼻胃管持续胃肠减压·必然引起胃肠破丢失,(市胃肠掖中含有多种离子,大量的胃肠i~~失叮直接导致自主碱平衡破坏及离子紊乱,不手。于患者术后恢复。再次,早期进食与肠外营养相比更符合且价格低廉。择期手术片早期拔除胃肠减足可使患者减少鼻H闵部小适、使'f早期离床活动,减轻患者 恐惧!减少1月化掖和电解质的丢失,减少肺感染的机会,早期进食,特别是老年和合并肺部疾患者,放果尤为显著。但并不是出所有择期胃肠迢手术病人→律术产期解除胃肠减底,而是应棚锯病人{均有选夺地进行胃肠减压:术后具有穿空障碍、吻合门和十二指肠残端据或建罕高危因素患者作为顶fiji'性胃肠减Hi的可象。具体指fiE:(I)近端胃切除术胃底贡门箱切除术或全胃切除术:,(2)术前严重营柯良,(崎长期陶门梗阻、顽固,陈胀, (4)术中见吻合日组织脆弱者l叫。所有择期胃肠遥手术患者均应做到术前充分准备,特别是肠道准备要充分彻底。

  本文是有360期刊网整理发布,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