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到了,多数人都认为喝酒可以赶走寒意。但是冬天喝酒,只会让身体“难上加难”。

  近日,世界顶级综合医学期刊《英国医学杂志》(BMJ)一项研究显示,低量的产前饮酒(从受孕到出生),青少年高量饮酒(15-19岁)以及老年人中低量饮酒(65岁以上),这三个敏感时期如有此行为可能会使大脑神经遭受毒性害!

BMJ:敏感时期饮酒可能会使大脑神经遭受毒性害

  //第一阶段:妊娠期//

  据统计,在全球范围内约有10%的孕妇在妊娠期间不定时喝酒,且欧洲国家的饮酒率大大高于全球平均水平,相应的,欧洲孕妇妊娠期间饮酒后所生胎儿的患病率也较其他国家有明显的升高趋势。

BMJ:敏感时期饮酒可能会使大脑神经遭受毒性害

  发生以上现象的原因通常是母体怀孕期间大量饮酒致使胎儿酒精谱系障碍,从而引起大脑容量减少和认知滞碍;妊娠期间即使少量或中量饮酒,通常也会改变大脑的正常结构,致使后代发生高概率的心理缺失和行为异常。

BMJ:敏感时期饮酒可能会使大脑神经遭受毒性害

  //第二阶段:青春期//

  在欧洲和其他高收入的国家/地区且年龄段为15-19岁的青少年中,超过15%的人群选择偶尔饮酒(一次饮酒定义为60克乙醇)。

  有纵向研究表明,青春期暴饮暴食与新皮层体积和功能连接性降低、白质发育减弱以及广泛的认知功能中度不足有关。

BMJ:敏感时期饮酒可能会使大脑神经遭受毒性害

  与其他已被证实的危险因素(例如高血压和吸烟)相比,减少饮酒是降低所有类型痴呆(尤其是早发)最有效且最容易实现的途径之一。

BMJ:敏感时期饮酒可能会使大脑神经遭受毒性害

  //第三阶段:老年期//

  以往鲜有老年人过度饮酒导致大脑功能障碍的报道,原因是更多的老年人为健康考虑,在晚年选择少量或中量的饮酒。

  然而最近一项研究推翻了人们的固有观念,该文献显示中量饮酒也可以降低老年人的大脑容量,且低风险饮酒与老年人的脑损伤之间存在关联!

BMJ:敏感时期饮酒可能会使大脑神经遭受毒性害

  另有研究发现,每周饮酒超过240g的人群海马体萎缩的风险最高,是不饮酒者的5.8倍;中量饮酒者的海马萎缩的风险是不饮酒者的3.4倍;即使是少量饮酒也会使海马体发生不同程度的萎缩。

  但是,此结构性变化是否会使老年人发生功能性认知障碍尚不明确。尽管酒精对不同年龄段大脑健康的不利影响证据充足且令人信服,但受到分析和观察性的限制,这些发现仍需要进一步复制,并建立更严格的因果模型。

BMJ:敏感时期饮酒可能会使大脑神经遭受毒性害

  // 写在最后 //

  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酒精消耗量仍会持续上升。目前尚不清楚新冠病毒大流行对饮酒及其相关危害的影响,但之前的重大公共卫生危机发生后,酒精使用量都会报复性反弹。

  因此,制定相应的酒精滥用政策和公共卫生干预措施,对降低胎儿酒精谱系障碍发生率、青春期的神经异常认知发育和老年痴呆症的患病率至关重要。

  同时,基于群众的宣讲饮酒风险指南、提升酒类价格和提高酒后驾驶处罚措施,似乎都有利于从侧面限制过度饮酒。

  以上就是小编给大家分享《BMJ》的文章:敏感时期饮酒可能会使大脑神经遭受毒性害。更多SCI论文写作技巧>>点击咨询<<360期刊网专业论文服务老师。360期刊网专注医学期刊服务11年,与1600+期刊进行合作,拥有500+专业的医学资深编辑,累计服务数十万位客户,好评率达99.6%!【现在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