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360期刊网
360期刊网
客服电话:4006-587-789 客服在线时间:09:00~22:30(节假日不休息) 客服邮箱:360qikan@vip.163.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论文范文 > 艺术论文 >

民俗文化中的吉祥艺术在民居建筑装饰中的图形表现

时间:2018-07-13 14:07来源:未知 作者:360期刊网陈 点击:

  民俗文化中的吉祥艺术在民居建筑装饰中的图形表现

  王倩倩 (江苏建筑职业技术学院 221000)

  摘要:中国传统建筑中的吉祥纹样是中国传统装饰艺术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民族心理的吉祥观念所形成的艺术形式,这种华夏特有的观念艺术,是传统建筑艺术中璀璨的珠宝,是中华吉祥文化的象征,也是优秀的文化遗产。民居建筑中的吉祥纹样装饰种类繁多、寓意丰富、构思巧妙,展现了广大劳动人民丰富的想象力和祈福纳祥的审美情趣。

  关键词:吉祥纹样;祈福纳祥;辟邪;寓意

  中国的传统建筑文化博大精深,其木架结构、建筑装饰吉祥纹样,是中国古典建筑区别于西方建筑的重要特征。这些吉祥图案,常将中国传统的绘画、雕刻、图案、书法以及匾额、楹联等民族文化与之结合,其题材大多富有浓厚的伦理、道德色彩。因此,它们必然反映中国传统文化的内涵和精髓,寄托了劳动人民对美好生活的祈愿和祝福,是国几千年历史文化的缩影。

  一、中国传统民间建筑装饰的民俗文化

  在中国漫长的农耕文化生存形态中,民间吉祥艺术的生命价值远远超越了艺术本身,成为了民问群众重要的感情基础。其发生、发展、艺术形态、艺术功能以及艺术符号和艺术内涵等方面,始终与民间群体的生存状态和生存形式息息相关,它渗透充实于民间生活的各个层面和角落,在民眉建筑装饰匕的体现则是十分丰富的。

  民间建筑是由民居、民间宗祠、墓穴、道路设施、桥梁等建筑所组成,民居是民间建筑中的主体与核心,她与人们朝夕相处,仍保留着人神共居的信仰。诸多的民居都具有物质和精神的双重功能,不但能提供一个赖以生存的生活环境,同时还能满足人们的精神需求。我国的民居虽然风格各异,居住方式也大不相同,但在长期的劳动实践和与自然进行生存搏斗中所形成的驱邪避害、祈福纳祥的吉祥观念却是致的。

  中国传统民间建筑装饰作为一种民间文化艺术,紧紧地与民俗文化结合在一起,例如传统民居中大量出现的石雕、砖雕与木雕,其工艺十分精湛,堪称艺术品,但其内容却是人们喜闻乐见的,与社会伦理、宗法内褡和民俗文化紧紧相连,这些装饰文化形成了一个文化系统,一直贯穿在rrl吲人生产、生活的始终,寄托着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

  二、传统民居建筑装饰中的吉祥艺术

  民居建筑吉祥观念与宗教和民俗信仰有密切关系,其一为神灵观念的影响,装饰鬼神或神兽,祛邪趋利保佑平安;其二为阴阳观念的影响,顺阴阳以趋吉,以太极符、阴阳八卦的瑞符装饰建筑是居住安康吉顺的重要标志;其三为风水观念的影响,依据风水理论在居室中饰以各种辟邪趋吉的器物、瑞符等;此外,民俗信仰、节日习俗巾对居住环境的精心布置,在住房的显著部位添加吉祥的艺术品足对建筑装饰的重要补充。比如门神、春联、年画、窗花等等。

  一以徐州户部山民居为例

  筑中大量体现出人们传统的幸福观念,比如“福、禄、寿、喜、财”五福观念,是上至君王下至百姓的共同追求。吉祥纹样的象征意义中,通常以松柏、灵芝、龟鹤象征长寿;以石榴、莲蓬、葫芦等寓意早生贵子、多子多福;以牡丹、凤鸟等寓意富贵安康、国富民强;以蝙蝠寓意“遍地是福”;以鹿谐意“官禄”;文人则喜欢以松竹梅“岁寒三友”寓意节操。同时还有佛教八宝:法论、宝伞、盘花、法螺、华盖、金鱼、宝瓶、莲花等统称八宝吉祥;道教八仙则因为与劳动人民的关系密切而深受喜爱,他们身上所特有的器物成为装饰吉祥表现的重点。

  除了动植物纹样作为吉祥装饰之外,文字装饰也是人们常用的装饰形式,常见的有“福、禄、寿、喜”和“璀”字纹。唐慧苑《华严音义》中记: “形本非字,周长寿二年,权制此字,音之为万,谓吉祥万德之所集也。”

  三、徐州户部山民居建筑装饰中的吉祥艺术

  1.屋脊装饰

  屋脊是屋顶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屋顶装饰的核心部位,是使建筑充满人文内涵和艺术气息的重要组成部分,其主要装饰物为脊兽。民居的脊兽主要是指正脊两端的吻兽和垂脊上的小脊兽。吻曾名为“鸱吻”,传说是龙的九子之一,形态为龙头鱼尾,喜欢在险要处东张西望,据说能上看天庭下看地狱。北宋王溥撰《唐会要》:“汉柏梁殿灾后,越巫言海中有鱼,虬尾似鸱,激浪即降雨,随做其像于屋上,以压火祥”这段记载被认为是鸱吻的来历。官式的鸱吻形制上有着比较严格的要求,而民居建筑上则比较自由多变,常见的鸱吻大多数是龙口吞脊的形态,而徐州户部山民居的鸱吻的形态却是龙头向外高昂,面向远方,高一级别的还有插花装饰,这除了说明徐州地区民居装饰独特的艺术特点之外,也说明了民间工匠在艺术创作上更大的自由度。从建筑艺术层面来看,它们更具有防火、辟邪、吉祥、幸福等多种美好的寓意。垂脊兽则是安放于垂脊上的小兽,这些小兽按照清代的规定,神兽除了开头的“仙人骑风”外,后面的坐姿神兽一般只能有九个,依次摆放的顺序为:龙、凤、狮子、天马、海马、狻猊、押鱼、獬豸、斗牛。这些神兽都有着超强的本领,能辟邪消灾、呼风唤雨、还能给人带来吉祥好运。但是这些神兽不是任何建筑都可以有的,只有皇室建筑才能安放十个神兽,民间建筑大多都没有此类神兽,级别和地位比较高的建筑才会有一些,户部山民居级别最高的崔家大院屋脊上最多有3个垂脊兽。

  2.山花装饰

       中国传统民居装饰总是“劁必有意、意必吉祥”。民居建 一山花同悬鱼、惹草一样,都是中国传统建筑装饰的内容之是建筑山墙上部、层檐下的一种装饰构件,多出现在歇山顼和硬山顶建筑上。山花的卡要作用就是装饰墙面,常用动、植物或花鸣等图案,多含有吉祥寓意。户部山民居的山花主要有三种吉祥图案,一是“狮子滚绣球”, 《汉书·乐礼制》记载,汉代民间时已经流行舞狮子,两个人扮成一头狮子,一个人拿着绣球戏耍狮子。狮子滚绣球的纹样,根据舞狮子活动而来。民间传说雌雄二狮嘻戏,其毛纠缠、滚而成球、产生小狮,狮文化与中国的繁衍观念融合,是生生不息的隐喻。同时,狮子是百曾之王,是威严尊贵的象征,民间的狮子滚绣球寓意着吉祥、幸福。

  二是“囚何得偶”,纹样以莲花、荷叶、藕为内容,何与荷同音同声,荷花是花中君子,并且与其它花卉不同的特性是荷花与莲实同时生长,寓意早生贵子。藕与偶同声同音,双数为偶数, 《易经》阳挂奇、阴挂偶,所以又泛称婚姻双方为偶,如常语“佳偶天成”,故图案借藕喻偶,寓意喜结良缘、早生贵子。

  三是“风戏牡丹”,牡丹国色天香、雍容华贵,是富贵的象征,风是百鸟之王,气质高雅,是尊贵的象征,人们借用风和牡丹的组合图形,寓意富贵吉祥、繁荣兴旺。

  3.瓦当装饰

  瓦当是瓦头封闭的简瓦,是建筑瓦件的重要装饰部分,形态呈圆形或半圆形,常刻有动物、植物纹样,亦有文字装饰的形式。瓦当的装饰随着历史的延续不断变化,它反映着深刻的文化历史内涵,尤其是汉代的“四神”瓦当,是我国历朝历代瓦当纹样中最为闻名的‘种。户部山民居的瓦当继承了汉代瓦当的素朴、刚劲的艺术风格。在纹样上除了传统的四神纹样外,更多的是花鸟虫鱼的小品形象,反映了徐州人民乐观向上、热爱生活的情趣。主要的有“锦上添花”、“连年有余”、“花开富贵”等纹样,寄托了人们祈福纳祥的美好愿望。

  4.其它装饰

  (1)落地花罩。落花罩是传统建筑中装饰性极强的隔断,多以木雕的形式展现,雕刻精美、题材吉祥,尽显主人的审美情趣和层次级别,常见的多为“岁寒三友”、“喜鹊登梅”、“玉树临风”等题材。户部山最著名的落地花罩在崔家大院F院,整个花罩以常春藤和葫芦的组合采用透雕形式进行雕刻,构思精巧、工岂精湛,葫芦与长春花组合寓意万代长春,葫芦足蔓带爬藤植物,斟其茎藤蔓伸、结实累累,葫芦中的种“r无数,象征。孙繁衍、常年如春、兴旺吉祥,故名日“万代长春”。

  (2)连楹装饰。连楹是安在中槛上用来开关门扇之用,其装饰主要以雕刻为主。户部山民居的连楹是雕刻彩绘的形式,图形以蝙蝠和如意的组合,寓意“遍福如意”。

  (3)墀头砖雕。墀头又称“腿子”,是山墙外侧突出于檐柱之外的部分。墀头部分由于其突出的视觉位置而成为装饰的重点,尤其是盘头部分,形状方正且面积较大,因而是砖雕的重点装饰部位。户部山民居的墀头装饰较为简洁凝练,是砖雕装饰的重点,题材多以戏剧故事、吉祥图案、花草纹样作为装饰,比较典型的吉祥矧案是“松鹤延年”、“双鹿报春”、“迎亲图”等。

  (4)石雕。石雕是中围传统建筑装饰中的重要内容,与砖雕、木雕合称为三雕。其内容与题材均极为广泛,宋《营造法式》日:“其所选华文制度有品:‘日海石榴华:宝相华;三日牡丹华;四日蕙草;五日云纹;六日水浪;七日宝山;八日宝阶;九日铺地莲华;日仰覆莲华;宝装莲华。或与华文之内,问以龙凤狮兽及化生者,随其所宜分布用之。”徐州户部石雕以石狮最具代表性。狮文化并非中闽的本土文化,而是随着佛教的传入而传入。《大智度论》说:“佛为人中狮子”,“喻佛为狮”是因为狮是兽中之,佛法无量,佛主‘度成了中国诸神中的权威象征。立门前的石狮予是为了辟邪,象征权威和富贵。

  徐州户部山民居现存的一对清代石狮子位于崔家下院翰林府门前,两个狮子形态各异,不同于其它石狮子高大威猛、体态健壮,崔家院的狮子形态在威武之中透着温顺与可爱,雕刻法纤细、精巧,刀法圆润华丽,线条柔美流畅,造型简朴简练,虽不壮硕却极精武。雄狮名为“狮子绣球”,此吉祥寓意不再赘述;雌狮名为“犬狮少狮”,音谐“太师少师”,图案为狮了怀里或脚下有一只幼师。太师的官称起始于西周,古文经学家据《周礼》认为太师、太傅、太保为三公, 《宋史·百官志》中说“晋初依《周礼》,备置三公。公之职,太师居肖”,少师是春秋时楚国设置的辅导太子的宫官,北周以后历代多沿嚣,传与少傅、少保合称三少或三孤。人们借用谐音寓意辈辈官运亨通、飞黄腾达,这种外来的狮文化二中国兴文运的人文思想的融合体现了中华文化传播的宽容弓泛化。

  四、结语

  中国传统建筑吉祥纹样,融中国绘画、书法、工艺美术于一身,表达了古人对美的认知和感悟,又具有极高的观赏价值。这些图案所表达的主题都与中国传统文化尤其是吉祥文化紧密结合,多寄托着古人辟邪、祈福的愿望。徐州户部山民居的建筑装饰吉祥艺术承袭了两汉以来的文化特点,作为交通与商业中心,也吸纳了全国各地的建筑特点。总体风格兼具北雄与南秀,朴拙、大气、简练、豪放又不失温婉与秀丽,民风淳朴直率,民俗特点鲜明,民间文化丰富多彩,形成具有浓郁地方特色的建筑装饰吉祥文化。

  注释:

  1楼庆西著.《中国古代建筑装饰五书·砖雕石刻》版社,2(J11年4月第一版第13页.

  2商子庄编著.《中国古典建筑吉祥图案识别图鉴》社,2009年8月第一版第7页.

  3商子庄编著《中国古典建筑吉祥图案识别图鉴》社,2009年8月第一版第41页清华大学出新世界出版新世界出版

  参考文献:

  [1]杜鹏,王倩倩著《朴拙中的灵秀——徐州户部山古民居建筑装饰研究》光明日报出版社,2015年1月第一版.

  [2]季翔著《徐州传统民居》.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11年12月第一版.

  [3]李振球,乔晓光编著,《中国民间吉祥艺术》黑龙江美术出版社,200()年1月第一版

  [4]蔡易安编译.《中国吉祥图案》浙江人民出版社,1997年7月第一版

在线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