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360期刊网
360期刊网
客服电话:4006-587-789 客服在线时间:09:00~22:30(节假日不休息) 客服邮箱:360qikan@vip.163.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论文范文 > 艺术论文 >

中韩情景喜剧的幽默生成机制——以韩国《搞笑一家人》和中国《我爱我家》为例

时间:2018-07-13 13:55来源:未知 作者:360期刊网编辑李 点击:

  中韩情景喜剧的幽默生成机制——以韩国《搞笑一家人》和中国《我爱我家》为例

  赵雁羽 (信息工程大学洛阳外国语学院 471003)

  摘要:情景喜剧是会话式幽默语言的一种典型表达形式,

  但回顾以往对情景喜剧的研究会发现主要局限于语篇分析、语言翻译等领域,目前国内外对中韩文幽默的比较研究较少。本文从语用学的预设理论、合作原则、言语行为理论、面子理论和关联理论等角度,对韩国经典情景喜剧《搞笑一家人》以及深受中国观众喜爱的《我爱我家》中的幽默会话进行分析研究,通过对比发现,中韩情景喜剧的幽默机制既有相同点又有不同点,其中幽默会话的产生具有相似的机制,这是情景喜剧能受到异国观众喜爱的重要基础,各种幽默制笑机制占据不同比例反映了中韩两国不同的文化心理。

  关键词:《搞笑一家人》;《我爱我家》;幽默生成

  一、问题的提出

  伴随中韩两国交流不断深入,两国的情景喜剧受到异国观众的广泛喜爱。但情景喜剧界却一直有“喜剧不旅行”之说,为探究其原因,本文旨在运用语用学理论阐释和对比情景喜剧《搞笑一家人》和《我爱我家》中的幽默生成机制。从《搞笑一家人》和《我爱我家>中抽取幽默会话,并对它们进行分类、比较分析。本文在研究过程中采取理论工具、统计分类、比分析相结合的方法,从幽默的生成机制入手,选取合作原则、预设理论、言语行为理论、面子理论、关联理论等语用理论,为幽默语料的分析提供理论依据;从《搞笑一家人》和《我爱我家》各随机抽取五集进行统计分类。在分类语料的基础上进行对比分析,得到结论。

  二、情景喜剧的幽默生成与理解机制

  1.合作原则与幽默的生成

  1967年美国语言学家格莱斯概括总结交际过程中使会话顺利进行的普遍规律,提出“合作原则”,他认为合作原则是交谈参与者共同遵守的一般原则:如会话参与者遵循这一原则,则会话顺利进行;如违背这…原则,则交际双方的主观意图和认知理解存在落差,然而许多幽默效果正是说话者有意或无意违反合作原则中的某些准则,利用这一落差而产生的。

  2.言语行为理论与幽默的生成

  英国人类学家M.Malinowski最早提出把语言看成一种“行为方式”。这一观点南英国哲学家Austin论证并发展为“言语行为理论”。Austin还发现,除了显性施为句之外,实际生活中还存在着大量的隐形施为句。隐形施为句有字面意义和间接用意,如果听话人只听取表面用意,或者错误理解间接用意都会产生幽默效果。

  3.面子理论与幽默的产生

  面子的概念最早由Erving Goffman提出,他将面子定义为一个人积极正面的社会价值(1967)。高夫曼认为,谈话人在交谈时需要满足两种面子要求——积极面子和消极面子。所谓积极面子,就是每个社会成员希望他的愿望得到顺从,他的个人形象被人赞美;而消极面子指社会成员希望其行动不被人干涉,即具有行动的自由和自主决定的自由。刻意维护或者违反面子理论会产生幽默效果。

  4.关联理论与幽默的产生

  Sperber与Wilson (1986)在会话含义理论的基础J:提出关联理论,关联理论认为,人们对言语幽默的认知主要分为三个阶段:首先建立幽默的认知语境,获得最大关联;其次发现不和谐元素;最后付出额外认知努力寻求最佳关联,进而获得幽默效果。幽默理解过程即结合语境寻找关联过程,幽默效果的产生来源于最佳关联与最大关联之间的落差,落差与幽默效果成正比。

  5.预设理论与幽默的产生

  德国哲学家弗雷格于1892年提出预设理论,用以解释语义逻辑现象,上世纪60年代,预设理论进入语苦学领域,70年代,斯托纳克尔注意到预设与语境和话者的关系,即预设是交际双方共知的合理信息。合理性是预设的一种熏要的潜在特征,预设合理交际才能正常进行,当言语交际的双方有意或无意说出与事实矛盾的言语则会产生幽默效果;共识性是预设的另一要素,即交际双方的共有信息或共同语言环境是交际有效进行的前提。如交际双方缺乏相应的共有知识,就会导致幽默产生。

  6.情景背景与幽默的产生

  情景背景幽默主要包括视觉类非言语幽默以及因情节发展推动而产生的幽默效果。视觉类非言语幽默主要包括情景喜剧中具有或者产生幽默效果的体态语和客体语。体态语即“形体语言”,指“传递交际信息的表情和动作”。它不仅要通过虚拟的模仿暗示一定的环境与人物的行为或类型,而且还要运用眼神、手势、身段、面部表情等表现形象不同的内在感情,以补充有声语言的不足。客体语只可以传递非语言信息的人工用品,包括化妆品、服饰物、服装、衣饰、家具以及其他耐用和非耐用的物品。往往通过这些要素与实际情景的冲突产生幽默效果。

  三、 《搞笑一家人》和《我爱我家>的幽默生成机制

  通过对《搞笑一家人》和《我爱我家》幽默语料的总结分析, 《搞笑一家人》和《我爱我家》的幽默生成机制统计结果如下表所示:通过表分析不难发现,中韩情景喜剧幽默的生成机制上是一致的,都是交际双方有意或者无意违反了以上原则,虽然幽默致笑机制相同,但各类理论所占的比重略有差异,主要表

  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韩国情景喜剧中利用情景背景产生幽默元素的比重高达43%,而汉语中仅占18%。且韩剧中出现的体态语是汉语的近8倍之多,故事情节是汉语的两倍左右,但是中国情景喜剧中客体语的数量却超过韩国。由此可见,韩国情景喜剧更善于借助情景背景制造幽默元素,特别是人物夸张的动作、表情,而中国则更多借助道具、装扮。这与韩民族热情奔放、肢体语言丰富的民族性格有很大的关系,但中国人性格相对保守内敛,更多借助语言、道具表达感情。

  2.在中国情景喜剧中,合作原则所占的比重大于韩国,主要表现在质准则量准则和方式准则手段多样,数量众多。中国情景喜剧受到中国传统相声的影响,善于夸张、隐喻、反讽等丰富的修辞手法,说明显有悖事实的话,或话说一半、说漏嘴、话语哕嗦,词不达意、文不对题等也都是常见手法;相反,韩国情景喜剧在质准则和量准则的运用上,手法较为单一,数量较少,主要是人物为了隐瞒某一真相而撒谎、遗漏某些信息等。

  3.中国情景喜剧大量运用言语行为理论,是韩国情景喜剧的近三倍之多。中国人具有委婉含蓄的民族性格,因而说话人的真实用意往往不在言内,而在言外。因此时常利用听话人不能或有意只理解字面含义,从而产生幽默效果。

  4.中韩情景喜剧都偏向于利用预设的共识性制造幽默元素,但两国侧重点有所不同,韩国侧重情景预设,而中国偏向文化预设,韩国情景喜剧常利用交谈的双方不具备相同的情景语境,认知存在误差从而制造幽默,而中国情景喜剧多利用交际双方不具备相同的文化语境,误解或曲解对方交际意图制造幽默。这与韩国情景喜剧重视情节本身,中国情景喜剧受传统相声影响重视文化语境的特点有关。

  5.中国情景喜剧的面子理论多于韩国,特别是中国情景喜剧侧重积极面子,而韩国情景喜剧则偏重于消极面子。这与中国特有的文化心理现象——面子文化密不可分。既希望得到别人的顺从和赞美,维护自己的面子,又想维护对方的面子。因此中国情景喜剧多采取夸张赞美他人,刻意维护自己或他人的面子等手法,实现幽默效果;韩国情景喜剧将消极面子与人际关系结合起来,形成冲突,从而制造幽默效果。如:贾志国:这个男人喜欢女人吧,有图财的,有图貌的,有图人好心灵美的,像您这样的您大可以放心。贾志国虽然觉得该女子面貌丑陋,但出于积极面子原则,不便于直言,便采取了曲折婉转的方式表达出来。傅明:第一局我没赢,第二局他没输,第三局我想和他和棋,他不干。出于维护面子,傅明没有明言自己连输三局的事实。

  傅明:我说打狗你们不许偷鸡。

  众人:不偷鸡不偷。

  傅明:这就对了,我说长,你们就不说短。

  众人:不短不短。

  傅明:我要说公鸡能下蛋,你们就说……

  众人:亲眼见着的……

  傅明:对对对,我说砂锅能捣蒜你们就说……

  众人:打不烂打不烂……

  傅明的话充分体现了面子理论中希望自己的言行得到别人的顺从和认可。

  6.中韩两国情景喜剧中关联理论所占比重接近,可见关联理论在中韩情景喜剧中都占有一定地位,但韩国情景喜剧中话者多无意违背最大关联,而中国情景喜剧中话者多故意违背最大关联,体现民族幽默感的差异。

  观众据顺才的话语铺垫选择的语境预设为御医许浚编纂了医学巨著《东医宝鉴》。而允浩的话却问什么“寓意”,允浩的信息意图令观众难以理解,与之前语境预设不和谐,迫使观众付出额外努力发现允浩误将“御医”当作“寓意”,建立最佳关联。

  志国:我们完全可以再加上…个字,把“爱”字变成“爱好”嘛,对不对?乖,你现在还没成年,对你来说,现在最重要的事是什么啊?

  圆圆:香港张国荣的亲笔签名。

  观众据志国的话语铺垫选择的语境预设为圆圆当前最重要的是好好学习。而圆圆的话却说最重要的是明星签名,圆圆的信息意与之前语境预设不和谐,迫使观众付出额外努力发现圆圆故意违背最大关联,表明自己追星的立场,从而建立最佳关联。

  四、小结

  本文从语用学的预设理论、合作原则、面子理论和关联理论等角度,对韩国经典情景喜剧《搞笑,家人》以及深受中国观众喜爱的《我爱我家》中的幽默会话进行分析研究,通过对比发现,中韩情景喜剧的幽默机制既有相同点又有不同点,其中幽默会话的产生具有相似的机制,都是有意或者无意违反上述理论,从而产生幽默效果,相同的幽默致笑机制是情景喜剧能受到异国观众喜爱的基础。各种幽默制笑机制所占的不同比例反映了中韩两国不同的文化心理和历史沉淀。受诸多因素的影响,论文未能将《搞笑一家人》和《我爱我家》中出现在所有幽默语料以及幽默生成机制都列入讨论范围之内,因此本文在收集材料的范围和规模上都具有一定的局限性。在建立幽默语料库时,如能扩大语料范围,无疑能够拓宽我们的视野。

  参考文献:

  [1]志萍.《老友记》中英剧本幽默言语的语用对比研究[U]山东师范大学,2008.

  [2]李兰萍语用原则与英语幽默[U].天津外国语学院学报,2002,(2):32-36.

  [3]周晓莉.美国情景喜剧《老友记》中的幽默分析[U].湖北:华中师范大学,2005.

在线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