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360期刊网
360期刊网
客服电话:4006-587-789 客服在线时间:09:00~22:30(节假日不休息) 客服邮箱:360qikan@vip.163.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论文范文 > 艺术论文 >

伦勃朗宗教画的文本来源初探

时间:2018-07-13 13:52来源:未知 作者:360期刊网陈 点击:

  伦勃朗宗教画的文本来源初探

  谭群 (北京服装学院 100029)

  约翰·伯格在《观看之道》一书中开篇就说: “观看先于言语。”在文字尚未出现以前,原始人就已经开始制作图像。然而,面对一幅图像,我们应该怎么看(解读)?或者用什么样的观看方式去理解它?从视觉文化的认知角度来看,可以借助于“图像学”方法,“图像学”可以通过图像的主题、内容和题材去分析图像背后的深层寓意。但是,有时图像与文本的相互印证与阐释,容易导向循环论证。并且,由于赞助人或作者意图的不确定,很难对主题进行准确辨别,就伦勃朗的宗教画而言,很多作品的主题本身就似是而非,如《犹太新娘》、《扮作保罗的自画像》和《财主的预言》等,这就很难对他的作品进行“图像学”分析。显然,“图像学”并非适应于所有图像。

  今时今日,我们对彼时彼刻的“伦勃朗”以及历史发展中的“伦勃朗”的图像进行解读,就不得不将伦勃朗还原至17世纪荷兰的历史情境之中。无论如何,图像制作时文本来源的可靠性,是准确解读图像的前提。

  一、伦勃朗与犹太文化

  伦勃朗·哈尔曼松·凡·莱因(Rembrandt Harmenszoonvan Rijn),1606年出牛于荷兰莱顿,曾就读了二莱顿大学,一年后退学转而学画,早年师从彼得·拉斯特曼。1632年来到阿姆斯特丹,长期居住在圣安东尼大街( Sin-Anthoniesbreestraat),历史学家们常称之为“犹太大街”(Jodenbreestraat)。“犹太大街”是阿姆斯特丹著名的犹太高级住宅区, 1639年,伦勃朗在这条街J二购屋置产,故居的地址为“犹太大街4-6号”,现在是“伦勃朗纪念馆”。这里不仅是伦勃朗与妻儿共同生活的家,同时也是他个人创作并出售自己画作的工作室。

  犹太大街居住着不少犹太富商,这些犹太富商的先辈们大多来自伊比利亚岛(即西班牙和葡萄牙),再经今天的法国和比利时来到阿姆斯特丹。由于他们受过良好的教育日.拥有精明的生意头脑,加之阿姆斯特丹发达的航海与贸易优势,使他们很快发家致富并集中居住在这里,可以说居住在这条街上,是财富与地位的象征,伦勃朗的老师拉斯特曼也曾在此居住。

  这种地缘优势使伦勃朗早年便开始接触犹太文化。不少艺术批评家们认为伦勃朗毕生除了阅读《圣经》,再也没读过更多的文字类书籍,而事实并非如此。1630年所作的《耶利米哀悼耶路撒冷城被毁>这幅画中,与《圣经》经文对比,并看不出他究竟在描绘《圣经》中的哪一段经文,因为在《圣经一耶利米书》中找不到耶利米坐在耶路撒冷城外哀悼该城沦陷的记载,也读不到画中那些尊贵的黄金器皿和华丽地毯。《圣经》中经文记载:当时巴比伦军队围困耶路撒冷时,耶利米正被囚禁在犹大王宫中。德国艺术史家Christian Tumpel指出,由于宗教改革要求对《圣经》的解释应符合历史研究的真实性,由此,有关希伯莱古代地理、历史、人文、自然与法律等方面的专著,成为当时欧洲学者们的重要研读资料。古希伯莱历史学家约瑟夫的《犹太民族古代文化史》(Jewish Antiquities)一书中,收录了许多古代犹太人的历史传说与文献资料,对《圣经旧约》中人物的性格与内心有深入刻画,因此这本书也成为16、17世纪欧洲学者们热衷考察的著作。艺术家在描绘《圣经一旧约》题材时,也常参考这本书上的记载。从个人收藏目录来看,伦勃朗和他老师拉斯特曼都有这本书,伦勃朗所画的《耶利米哀悼耶路撒冷城被毁》正是参考《犹太民族古代文化史》中对耶利米的记载。 《犹太民族占代文化史》中第10卷第九章第一节中记载:“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派人释放被囚在犹大王宫的耶利米,想邀请他去巴比伦。倘若耶利米拒绝前往,他也会应允耶利米的所有要求。但是,早已预见耶路撒冷终有一天被毁的耶利米却说,他并不愿离开自己的家乡,只想与家乡的废墟为伴。尼布甲尼撒听到此言便顺从了耶利米的心愿,派人照顾他的生活,还送给他许多贵重礼物。”所以,伦勃朗参照《犹太民族古代文化史》中的记载,在耶利米旁画下巴比伦王送给耶利米的贵重物品。

  二、伦勃朗与《圣经》

  由于犹太大街的地缘关系和伦勃朗对犹太文化的深刻体会,有关伦勃朗与犹太人的关系,也一度成为传统艺术史的研究课题。一些富于浪漫想象的史学家们认为伦勃朗对犹太人特别感兴趣,所以有不少并非伦勃朗所做的绘画作品也被归属于他名下。从现代艺术史研究的角度来看,与其说伦勃朗对犹太人特别有兴趣,不如说他刚好生在一个对《圣经一旧约》特别感兴趣的时代。正如德国艺术史家Christian TUmpel所言:“17世纪的阿姆斯特丹是欧洲绘制《圣经旧约》历史故事的中心。”

  对于荷兰新教而言,虽然教会已经不再需要为礼拜仪式订制的艺术品,与耶稣生平相关的作品在市场上的需求不像过去那么多。但是,随着宗教改革的影响, 《圣经》被翻译成通俗易懂的本土语言,人们对《圣经旧约》故事的兴趣越来越大。1630年所作的《参孙在婚宴上出谜题》,取材于《圣经旧约一士师记》,画面中的人物以新娘为中心向两边展开,高光集中在新娘身,这种表现方式立刻抓住观者的眼球,不由得去特别注意她与周遭环境之间诡异的对比关系。

  对于艺术家而言,教会不再是赞助者,艺术创作也愈发与宗教仪式无关,那么,去描绘一些过去不常出现的《圣经一旧约》题材,更能吸引赞助者的注意力,反而能绝处逢生,另拓展出一片新天地。在这样的历史情境一,伦勃朗一方面像他信奉天主教的老师拉斯特曼那样,大量参考约瑟夫所写的《犹太民族古代文化史》,让《圣经旧约》故事画能与上古典籍的记载相吻合。另一方面,他开始意识到宗教画表现题材的多元面貌。

  司提反是《圣经一新约》中所记载的第一位使徒殉难者,由于他不畏强权威胁,坚守自己对基督的信仰,最后被判处在城门外被石头活活打死,成为开创基督徒为信仰殉难的最早典范。奇怪的是,在新教反对偶像崇拜的历史环境里,伦勃朗为何会选择这类题材进行创作?据记载,这幅画最早的收藏者可能是著名的荷兰史学家彼得·史克里维利乌·斯(PetrusScriverius),他是一名虔诚的新教徒,画作的创作动机可能是为了纪念当时遭受荷兰政府迫害的约翰·欧登巴内维尔特。由于这幅画正是在莫里斯亲王过世的那年绘制的,因此有学者认为,“其创作意图可能是以借古喻今的方式来纪念这位‘殉难重臣’。”从伦勃朗早年的创作经历和生活状态可以见出,他对《圣经》题材的宗教画进行多元探索的足迹。正因如此,如果单纯用“图像学”的方法解读伦勃朗的《耶利米哀悼耶路撒冷城被毁》、 《参孙在婚宴上出谜题》和《司提反殉难》,势必会带来误读和误解,而“情境分析”将艺术家置身于当时的历史情境之中,在特定的历史关系中把握艺术家对于题材的选择,更有利于准确还原文本。

  参考文献:

  [1]圣经,和合本,2007.07.

  [2]Gary Schwartz, RembrandtPenguin Books, 1991.

  [3]Flaviusjosephus, Jewish Antiquities, Wordsworth Editions Ltd,2006.02.

  [4]马尔腾·波拉,黄金时代的荷兰共和国[M],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3.04.

  [5]马里特·威斯特曼,荷兰共和国艺术[M],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8.01.

  [6]马克.T.胡克,荷兰史【MJ,中国出版集团,2009.09.

  [7]保罗·祖姆托,伦勃朗时代的荷兰[M],山东画报出版社出版.2005.02.

  [8]约安尼斯·凡·隆恩,伦勃朗传[M],金城出版社,2012.07.

  [9]约翰·伯格,观看之道[M],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5.05.

  作者简介:

  谭群(1982-),女,汉,湖南长沙,硕士研究生,北京服装学院,西方艺术史。

在线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