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360期刊网
360期刊网
客服电话:4006-587-789 客服在线时间:09:00~22:30(节假日不休息) 客服邮箱:360qikan@vip.163.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论文范文 > 艺术论文 >

基于中国古代书法特点的现代字体设计研究

时间:2018-07-13 10:43来源:未知 作者:360期刊网编辑李 点击:

  基于中国古代书法特点的现代字体设计研究

  周全 周小儒 (北京化工大学)

  摘要:中国古代书法以其雄健洒脱、笔酣墨饱、变幻莫测等特点被许多设计师广泛推崇。本文诠释了中国古代书法在现代字体设计中的价值,结合我国北宋书法名家米芾的作品的例子,探讨如何将中国古代书法元素运用到现代字体设计中。

  关键词:书法;字体设计;力场;线

  十一世纪的活宁印刷发明给人类信息的传递带来了极大的便利。随着时代的发展和人类物质资源的丰富,人们在精神层面就有了更高的需求,冈而产生了现代企业形象的宣传需求。因此,传统的印刷字体已不再适用。特定的中国传统文化衍生出许多值得借鉴的中国传统元素。就现代字体设计而言,可以将中国古代书法特点运用其中。但是当我们在进行字体设计时,如何将我国占代书法艺术与现代字体设计进行有效地结合,这就需要我们对古代书法名家作品进行较为深入的理解与分析。

  一、中国古代书法特点之——“方框”架构

  北宋书法家米芾的书法中常有侧倾的体势,欲左先右,欲扬先抑,结构布局的千变万化都是为了增加跌宕跳跃的风姿。但是问题来了,为什么他的字会给人这样的视觉感受呢?我们可以先从静态的印刷字体中寻找规律。中国字是方体字也就是“方框”,由两条静J卜的垂直线和平行线组成,因此成为静止的两个声部,构成了画面从而决定了画面平静的声音。康定斯基用形容“触觉”的声音来形容我们对“方框”的感觉,表达了我们对“方框”的认识。我们之所以为会产生这种心理意识,主要是因为人们对“方框”会产生一种平衡力量的视觉判断。表面看上去,“方框”由四条相互垂直的平行线构成,其实,在看似平静的海面充斥着无数个“力”的存在,就像力学中的磁场,在“方框”中形成一个“米”字格,所有的力量都相互平衡,从中心点向四周发散。人们被汉字的方形格局所左右,进而产生一种静态而稳定的固有心理感受。

  米芾的书法打破了标准印刷体的传统格局,在原本的方体字上加以形变,将四条互相垂直的“静”线加以拉伸、弯曲。但是这并没有打破原有的平衡感,而是在原本“静态力”的基础上加匕了“动态力”,是‘种补充与追加。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我们从长方形中也可以看到平衡,但是我们可以感受到它的运动趋势,平放的长方形有左右运动的趋势,竖放的有}二下的趋势。造成这样的原因可以归结为不同大小的力,产生对比,形成主次,力大的地方起主导作用,这也就形成了运动的方向。当然这种特点存许多名家中都有存在,但是米芾的“颠”字在这点"-更为突出。以《虹县诗帖>为例,传统的“方框”极为少见,大多是在原来的基础上加以形变。有长有短,外型自然而不失稳重。现在的设计者不是人人都是书法家,对书法的造诣没有那么深厚。随着电脑的普及,我们可以在设计过程中将方体字导入电脑,以“方框”作为框架进行随意的拉伸变形,根据臼己想要的效果创作出富有探索性的字体设计。

  二、中国古代书法特点之——线的分割

  字体设计中仅靠改变其大小结构往往是不够的,如果说中国汉字的“方框”是隐性的,那么线便是汉字中强性的。从直观的视觉上说,汉字是由抽象的线构成。康定斯基指出:在几何学中,线只是一个看不见的实体,它是点移动中留下的轨迹,只拥有一个维度,但是实际存在的毛笔线是有宽度的,也就是说,线在某种程度七我们可以把它归结为是一个显性的“而”有面即有大形,包含着点的运动以及面部表情。由此,线就可以分为大致的两大类:一是几何线,二是徒手线。

  几何线是借助一定工具下的规律性线条,如直线、抛物线、圆、阿基米德螺线等,这种线条规则而均匀,富有理性色彩。徒手线中又可以分为两类,一是硬笔徒手,二是软笔徒手,我们都知道,书法是一门艺术,而促成他成为一门艺术种类,最主要的因素是它的工具——毛笔。毛笔画出的线具有丰富的面的表现能力,硬笔的徒手线主要依靠线的波动来表现张力的抑扬顿挫,强弱变化。相比较而言书法在此基础}:也有具有了面的表现能力,“唯笔软则奇怪生焉”米芾书法对笔画外轮廓的造形与造势上有着独特的见解。线条的外轮廓时而利落,不露圭角,时而舒缓,清吞慢吐。由于他处在一个文人画的成熟时代,人物、山水、松石、梅、兰、竹、菊无所不画。因此在他的作品中多少都带有一点国画的韵味。艺术与现代字体设计不同,前者在进行书法创作时,是一种“水到自然成”的形成法则,是一种经历练而达到的效果。后者是一种有意识有目的的表达效果。所以我们为了能达到日的,在设计过程中,可以运用类似“解构与霞构”的思想,将原本的书法作品扫描到电脑里,在原本的基础上进行修剪、拆分、替换。以上这两种设计方式力求达到一种传统与现代相结合的效果,充分利用了书法字体的外形优势且简单、易懂、实用。但是很人一部分停留在表面的形式层面上,臼的性依然不是很强,我们在设计主题时,很难进行有效的切题与情感的表达,这就需要我们对中国占代书法艺术进行更加深入的理解。

  三、中国古代书法特点之——线的形态

  线的质感是由笔毫在纸张上运动所产生,要取决于书写工具和用笔轻重,这两点在不同程度£:影响着线的质感,从中暗示着人的情感。墨的书法艺术表现有点类似于油画印象派中色彩的含义,传统的宣纸的特殊性能与墨的燥润的相配合,在笔的速度与力度的共同作用下表现线条的神采和气韵,米芾的《蜀素帖》的特点更是突出,其创作的媒介——“蜀素”是北宋时四川造的质地精良丝绸织物,,匕织有O丝栏,制作讲究。由于黑侄丝绸织品上不易出现色彩中的飞白,使通篇墨色有浓有淡,如渴骥奔泉。

  在工具笔上有表现为对力的运动速度与力度的控制。笔的运动速度,从宏观上说可以用“迟”和“急”来形容,“迟”则运笔缓慢吃墨较重,是一种厚重古拙的质感,。“急”则迅捷如风,飘逸而洒脱。

  书法中笔力的把握有别于力学中的力,笔力是指用笔沉着自信,点墨浑厚而饱满,从而产生的一种力度感。“起”与“伏”便是书法力度中的中坚力量,用力程度不同,情感也不同。前面我们提到了,米芾热衷于山水画,将山水的笔墨潜移默化的挪到的他的书法艺术中,就其笔画而言,用力的不同程度体现了对线的深层次理解,线在形成一种类似面宽的大形时,以类似于圆的“点”的大形作为点缀,在大片的波动线条中出现了与线条特质有着反差的顿笔,因其特殊性,进而形成一种对比,点构成线,线是打破点静止状态的一种产物,在运动中产生静止,从而发出“雄辩”声音,在其原本飘逸的书法下,又形成一种强大的力度,充分体现了人的感情,也许这就是让他的作品更加富有生机的原因之…。正如康定斯基所说:一个元素可以按照两种不同的方式去理解——外在的概念与内在的概念。就外在的而言,每一根线或者绘画的形就是一种元素。就内在而言,则不是这种形本身,而活跃其中的内在张力和情境才是其本身。因此并不是外在的形聚集成一件艺术作品的内涵,它只是一种情感与思想寄托的媒介或表达方式,而力度与张力造就了情境。在现代字体设计中,如果这些元素平白无故被吞噬,那么充满生机的字体设计作品便会死去。

  四、结语

  通过对中国古代书法艺术进行较为深层次的分析与理解,我们在进行现代字体设计才能有主次之分,而不是毫无头绪。时代的进步赋予了我们不同的审美需求,传统的印刷字体已不再适用,我们不能对传统字体进行毫无目的的照搬照抄,也我们不能浮于视觉表面的形式语言,我们在进行字体设计时要学会将中国古代书法特点运用其中,使我国古代书法艺术与现代字体设计进行有效地结合,才能达到思想与情境层面的升华。

  参考文献:

  [1][俄]康定斯基.康定斯基点线面论[M].魏大海译,中国人民出版社.2003.

  [2]刘志基.汉字体态论[M].广西教育出版社,1999.

  [3]蓝铁,郑朝.中国的书法艺术与技巧[M].中国青年出版社,2004.

  [4]滕守晓.审美心理描述[M].四川人民出版社,1998.

在线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