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360期刊网
360期刊网
客服电话:4006-587-789 客服在线时间:09:00~22:30(节假日不休息) 客服邮箱:360qikan@vip.163.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论文范文 > 文学论文 >

谱写个体生命和民族精神的华彩乐章——解读杰克•伦敦的《热爱生命》

时间:2018-05-18 10:03来源:未知 作者:360期刊网 点击:

  谱写个体生命和民族精神的华彩乐章——解读杰克·伦敦的《热爱生命》

  闫从军

  (西安文理学院外语系,陕西西安710065)

  摘要:杰克,伦敦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美国著名文学家,他创作了150多个短篇小说,其中的《热爱生命》更晃家喻户晓的名篇。本文着力从象征意义的角度对这篇小说进行了解读,挖掘其象征个体生命和民族精神的内涵以丰富小说的阅读底蕴。

  关键词:象征;个体生命;民族精神

  中图分类号:I106.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3-2596( 2010)06-0075-02

  一部文学作品总是以一定的形式和内容存在的,它的形式就是我们看到的以短篇小说而存在的文本,它的内容就是读者感性和理性所能理解的涵意。无论我们阅读什么样的作品,想要挖掘它的涵义,总是建立在下述两个基本的前提上:一是文学作品的多义性,这是文学欣赏和批评的前提条件。我们喜欢文学,不是因为它的涵义,更多的是因为它给了我们发挥个人想象的空间。这种多义不仅来自作者,作品和读者的互动影响,更由于语言本身的意义模糊而造成的。正如啥泽利夫所说,“带有主观色彩的,个体性的表述,‘被纳入’交流之中的表述,会蕴含众多的意义,明显的与隐含的,已为言说者所意识到的,与并不为其意识到的。这些表述,身为被赋予多种意义的,自然不具备完全的确定性。”如果没有文学的多义性,如果所有作品都有定论,那么文学欣赏和批评也就无从谈起。另一个原因是文学作品的象征性,这是文学作品的魅力之源。“象征一般是直接呈现于感性观照的一种现成的外在事物,对这种外在事物并不直接就它本身来看,而是就它所暗示的一种较广泛较普遍的意义来看。”每一部文学作品都是在特定的文化语境中作者所做的有意识的选择,并且在这个语境中特定的文本具有特殊的意义,而这种意义更多地隐含在程度不同的象征性上。高级的文学阅读就是要挖掘出作品的象征意蕴,使作家、作品和读者之间的深层信息交换呈现出来。

  让我们把视线拉回到杰克·伦敦的著名短篇小说《热爱生命》吧!在基于上述理论的前提下,我们就可以大胆地本着忠于自己独特的内心感受和理解的想象,从小说的文本表层努力地达到深层的象征意义,给予作品一个恰当的解读。

  这部小说讲述了一个发生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美国北方的淘金人的故事。作者以洗练的语言,描述了一幅寂寥的北方荒野里人同残酷的大自然进行顽强搏斗的画面。我们着迷于故事的惊心动魄,感动于特定环境下人的行动和性格,更震撼于作品所反映的象征意义。韦勒克·沃伦把象征分为“私用象征”和“传统象征”,私用象征是作者独创的,表现了作者个人的一种意义系统;而传统象征则多是作者所属的集体或民族的,它凝聚着特定的民族文化内涵和被普遍接受的文化意义系统。这两者是相对的,“许多私用象征系统中,有大部分与象征的传统重合,即使重合的部分并不是最普遍被接受的象征。”31ftF者凭着自己的审美直觉和灵感,无意识中把这两种象征结合在了一起,所以,为了理解的方便,我们可以对这篇小说中的两种象征系统分别进行讨论。

  先来看看作者所想要表达的意义。他的私用象征就是对个体生命的赞美。据说这篇小说备受列宁的称赞,甚至到了临终的时候,还要夫人读给他听。想来一定是作品中的人“要活下去”的坚强意志深深地打动了列宁。表面上,作品中的“他”尽管病饿交加,筋疲力尽,仍然在与严酷的环境斗争,在徒手搏斗中把紧跟在后面的一只饿狼制服了,并且通过冰天雪地的荒野,挣扎着来到海边,被一艘捕鲸船救起。实质上,作品是“一幕从来没有演出过的残酷的求生悲剧”,哟免似微弱的个体生命终于绽开了胜利的花朵。生命的赞歌在文中多次唱响:“逼着他向前走的,是他体内的生命,生命本身在抗拒死亡。…‘但是内在的生命却逼着他前进。他非常疲倦,然而他的生命却不愿死去。”这个悲壮的故事,生动地展示了人性的伟大和坚强,逼真地展现了生命的坚韧与顽强。尤其是当外界的势力过于强大的时候,反而更能激活个体生命本身所蕴涵的巨大能量。这种潜在的能量有时强大得令人惊叹,不管面对什么,哪怕是吞噬人的荒野、野兽,还是饥饿、疾病的折磨,都会支撑着人勇敢地战胜它。“他仍然要活下去。在经历了千辛万苦之后,他居然会死掉,那未免太不合理了。命运对他实在太苛刻了。然而,尽管奄奄一息,他还是不情愿死。也许,这种想法完全是发疯,不过,就是到了死神的铁掌里,他仍然要反抗它,不肯死。”可以看出,正是生存的坚定信念在背后支撑着生命、提供着能量。只要心中生存的信念还在,只要不轻易放弃自己的生命,再窘困的处境也能绝处逢生。“他”在重重艰难险阻面前,想要放弃生命,选择死亡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死并没有什么难过,死就等于睡觉。它意味着结束,休息。”但他却没有甘心就死,他选择了抗争。只有这样,人才能不辜负生命的重托,才能对得起生命本身。

  再来看看作品所表达的深层次的传统象征意义。心理学家荣格认为,象征就是一种“有意义的意象”,是原型的外在显现。原型深深隐藏在集体无意识中,对于人来说是未知的,但它却始终影响和指导着人的意识和行为。人只有通过对象征、梦幻、神话、艺术等的分析和解释,才可能或多或少地认识原型,进而了解集体无意识。四传统象征积淀着深厚的历史文化,反映民族的共同的心理素质,暗示集体无意识原型,是作者的创造智慧和民族文化的结晶。在这篇小说中,通过一个淘金者的生命抗争,象征着整个美国民族的精神,那就是崇尚个人主义的价值观,这也是美国文化的核心。它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首先,美国的清教传统教导美国人要相信自己,相信自己能够拯救自己的命运。历史学家卡尔·戴格勒曾说过:“个人主义是遗留给后代的清教主义的核心。在美国,相信自己的信仰以及清教主义教导反抗一切压迫个人和违背个人意愿的行动的决心从来没有削弱过。”嗣小说中的“他”之所以能顽强地与残酷的自然、不公的命运斗争并最终取得了胜利,就是他始终相信自己的力量,相信自己一定能战胜任何困难。其次,美国的个人价值就是人的力量无限和个人奋斗。哲学家爱默生就大力倡导人通过自立更生实现人的价值,因为人像上帝一样有着无限的威力。

  世界是微不足道的,人是一切,要相信自己,要有独创性。这篇小说在开始时,“他”和比尔在一起。当他受伤后,比尔却“头也不回,只顾向前走去”,“他一直瞧着比尔跨过山头,消失在山那边”。比尔不和他一道共抗命运,而是选择了个人独自奋斗,正是这种精神的典型象征。“在美国,个人主义精神是一种边疆文化的遗产。在殖民时期,拓荒者们挣脱了先前在旧世界存在的社会桎梏,与此同时也不再享有文明社会的安逸与舒适,他们必须独立自主,自力更生,自给自足,这种自立的精神从早期殖民地时期一直延续至今,成为美国人信奉的精神之一”。呷季次,就是美国人精神中的自由竞争,适者生存意识。小说中的“他”去北方淘金,背着鹿皮口袋,里面装的是“黄澄澄的粗金沙和金块”。从马克·吐温所称的“镀金时代”起,美国人的个人主义逐渐变成了弱肉强食的社会达尔文主义,“适者生存的原则”也适用于人类社会。个人要与自然作斗争,求得生存;个人同时必须与其它个人斗争,谁的力量大谁就能获得生存,获得成功的奖赏。美国人把自己看成是适应社会发展的生存者,是人类社会的优胜者。嘲到此,我们可以说,杰克·伦敦凭着自己精湛的短篇小说艺术契合了美国人民的传统精神,创作出了不朽的命运和精神的交响曲。

  桑塔亚那把艺术信息的传递链条区别为彼此关联的两项:“第一项是实际呈现的事物,一个字,一个形象,或一件富于表现力的东西;第二项是所暗示的事物,更深远的思想,感情,或被唤起的形象,被表现的东西。”那第一项是征体,具体可感,是艺术信息的载体;第二项是本体,一般是抽象的,需要欣赏者的体悟才能把握。恻现在我们就来具体分析文本中的一些征体。作者从头至尾没有给出主人公的名字,只用一个泛指人称代词“他”来称呼,其实就折射出了“他”的普遍性光彩,“他”即是所有美国人的象征,也是整个人类的象征。那袋沙金,也是一种文化符号,暗示出主人公的淘金者身份和他生活的时代特征与精神风貌,契合着美国人的精神质数:不屈不挠,开拓奋斗。那67根火柴,不仅是主人公生命存续的必要物质保障,也象征了人的生生不息的生命之源,正所谓“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生命的原始冲动就在那最初点燃的一刻。那匹病狼,是残酷自然环境的受害者,又是残忍大自然的帮凶,象征着人可能遭遇的任何困难,终究难逃人的无限潜能征服的命运。小说发生的背景—一“荒原”,应合着世纪初美国文学的“荒原情结”。《热爱生命》早于艾略特的《荒原》(1922),但是两部作品的基调却大相径庭。前者表现了一种积极向上的拼搏斗争精神,后者却反映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后人的普遍的幻灭情绪。前者象征着人的物质生存环境的艰苦,后者却象征着人的精神上的危机和崩溃,一正一反,延续着截然相反的荒原文学现象,分别代表了两种不同的创作风格和精神风貌。

  斯塔罗宾斯基说:“被隐藏的东西使人着迷。”笔者试图分辨出那些未被作家觉察的富有象征意义的对应关系,解释其无意识的动机,读出个体命运和历史文化,民族精神的复杂关系,因为“一个作家只有表达整个民族和整个时代的生存方式,才能在自己的周围招致整个时代和整个民族的共同感情”。

  参考文献:

  (1)瓦·叶·哈泽利夫.文学学导论.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6.151.

  (2)李瑜青.黑格尔经典文存,上海:上海大学出版社.2001,53.

  (3)勒内·韦勒克,奥斯汀·沃伦,文学理论.南京:江苏教育出版社.2005.215.

  (4)杰克·伦敦,杰克·伦敦小说选,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2003.39-57.

  (5)荣格.荣格性格心理学,北京:九州出版社.2003.53-54.

  (6)朱永涛,美国价值观——一个中国学者的探讨,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02.27.

  (7)(8)胡文仲,美国文化辞典.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1995.449,54-55.

  (9)龙协涛,文学阅读学,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4.89.

  (10)博尔赫斯等,波佩的面纱.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9.188.

  (11)伍蠢甫,胡经之,西方文艺理论名著选编(中卷).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3.154.

在线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