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360期刊网
360期刊网
客服电话:4006-587-789 客服在线时间:09:00~22:30(节假日不休息) 客服邮箱:360qikan@vip.163.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论文范文 > 文学论文 >

《墓畔哀歌》文体特征分析

时间:2018-05-18 09:39来源:未知 作者:360期刊网 点击:

  《墓畔哀歌》文体特征分析

  邹素

  (许昌学院外国语学院,河南许昌 461000)

  摘要:《墓畔哀歌》堪称英国18世纪感伤主义诗歌的典范之作。该诗展现了无穷诗意,风格独特,历来为文体学家和评论家所称道。其在音韵、语义、意象等方面表现出无穷的诗美。

  关键词:音韵;语义关系;意象主题

  中图分类号:I106.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3-2596( 2010)06-0068-02

  格雷的《墓畔哀歌》是英国感伤文学代表作,其格调哀婉,用词独特,韵律讲究,形式完美,气氛宁静,意象幽邃,主题深刻,表达了多愁善感的诗人对农民的同情,对权贵的谴责,对自己的哀伤,对人生的悲鸣,着重表现深沉而又婉约的情感,历来为文化学家和批评家所称道。此诗中的感伤主义,独特的描写对象和人文的关怀,自始至终笼罩的哀婉气氛及营造出的恬淡朴实的忧郁之美,属于感伤主义诗歌,但兼具有古典主义和浪漫主义的特点。诗人长在崇拜希腊文化的氛围中,受其熏陶,感染,因而诗中充满着18世纪浪漫主义精神。《哀歌》讴歌了乡村朴实的农民和清新的田园风光,描写了那种男耕女织,人与自然和谐统一,表现了他对希腊精神的崇尚。诗意存于字里行间,其写诗目的在于用尽量少的文字来宣泄诗人复杂的感情,Laurence Perrine所说(1998:546):“诗歌可以被定义为一种不同于平常语言,而语意更加丰富,更加强烈的文体。”每行每节都蕴含着作者的感情,诗歌语言是一种强有力的语言,诗人以此来表达情感,与读者交流,为此以多异的表达手法来调动读者的审美兴趣。为了能更好地领略《哀歌》的独特文体、幽深意境及感伤主题,本文将从音韵、语义、意象等几个方面对其进行具体分析。

  一、音韵结构

  诗和心灵存在直接的对应关系。诗歌能够直接地、聚焦地体现作者的内心世界,具有强烈的情感性和深刻的启示性。席勒(1989)甚至认为“诗里的音乐在我心中鸣响,常常超过其内容的鲜明表象”。《哀歌》具有新古典主义和浪漫主义的特点,属伤感诗作,吟颂此诗不仅为其抒发情怀感染力所震撼,同时又能领略其古典主义风采。18世纪中期,古典主义在英国仍然很盛行,但格雷的诗歌吸收的不是古典主义的思维模式,而是其艺术形式,古典主义文学要求形式完整,结构严谨,语言准确、明晰,合乎逻辑,而《哀歌》结构匀称,步伐整齐。此诗与新古典主义有所不同,全诗共三十二节,每节四行,共一百二十八行,是典型的英雄体四行诗(Heroic Quatrain),格律对仗工整,每节均为五步抑扬格(I一ambic Pentameter),音韵是abab,形式整齐,语言典雅,音韵优美,表现出很高的艺术技巧。这是格雷对诗歌的发展,这种格式每四行一小节,非常易于表达感情的起落,适合田园间的咏叹。诗的格调严肃,形式庄重,在诗的浪漫中包含着作者的理性思索,这是古典主义特点,但它又包含着太多的抒情部分,属于浪漫主义诗歌。看一下此诗的音韵结构:

  The Cur, few tolls/the knell, of palt,ing day,The low/ing herd /wind slow/ly。’er/ the lea,The plough/man home/ward plods/ his wea/ry way,And leaves/ the world/ to dark/ness.and/ to me.

  原诗没有用18世纪的双韵体,而是采用典型的英雄体四行诗,格律对仗工整,每节均为五步抑扬格,且隔行押韵,全诗的音韵为abab。这一诗体的改变带来了不同的空气,不再是客厅谈吐的俏皮、机智,而是一人独行墓园时的肃穆心情。在这个诗段里,格雷精心挑选的词大都是长音,

  “curfew”, “tolls”, “knell", “parting”, “slowly”,“lea",

  “weary”,“darkness”等词中的长元音,9:,、la:l、li:,和双元音,3 u,、/ei/、,8 9,、艋,。众所周知,长元音和双元音能够象征多种感情,声音拖长带来的夸张效果有助于感情的体现,读起来缓慢悠长,更能表现心情的沉重,加上特定的背景描写,哀婉的效果达到了极致。

  二、语义关系

  英国感伤主义产生于18世纪,而格雷则被认为是18世纪中期感伤主义诗歌的代表。《哀歌》自始到终笼罩着的哀婉的气氛营造出一种恬淡朴实的忧郁之美,这是格雷独具匠心、音义结合的效果。格雷用文字和声音表现忧郁之情,声音的组织与安排妙不可言,诗人的用意并不在于传达声音,而是通过声音表达意义。《哀歌》的前三节全是写景;每一节以绵长、低沉的音韵给全诗定下了忧郁的基调。在诗歌的创作与欣赏过程中,声音还可以用来加强字义。在特定的语义背景下,声音会使我们联想到意义,而且这些关键词的暗示会使读者把声音与意义加以联想。语音符号对一个关键词往往具有语义上的揭示作用,尽管它是辅助的,本身不能创造意义( Traugott,1980)。看下例:

  Save that from yonder ivy-mantled tower,The moping owl does to the moon compWn.Of such as,wandering near her secret bower,Molest her ancient solitary reign.

  在本段里多处出现,3 u,、/u:/、及鼻辅音Iml and Inl,这使人联想到moan、groan、gloom等词,让读者仿佛听到埋在地下的死者灵魂的痛苦呻吟,加强了忧伤的意境。此时正是暮霭沉沉的黄昏时刻,晚钟响起来一阵阵给白昼报丧,牛群在草原上盘桓,吼叫着要冲进栏,耕地人拖着疲乏的双腿走在回家的路上,微微闪光从大地慢慢隐退,寂静和庄严笼罩着四周的一切;嗡嗡飞旋的甲壳虫,塔顶上对着月亮抱怨的猫头鹰,更增添了阴沉肃穆的气氛。这一切使读者犹如置身于一幅充满忧郁色调的巨大的风景画前,耳际鸣响着如歌如泣的音乐,不由得和诗人一起对长眠地下的“粗鄙的”农民产生同情之心,并充满了深深的忧伤。(褚雅芸:2001)

  Nor you, ye pound, impute to the fault o'er their tomb no trophies raise,Where through the long-drawn aisle and fretted vault The pealing anthem swells the note of praise.

  这一节中形式整齐、结构严谨反映出作者的苦心。贴切的词语如“long-drawn aisle”、“fretted vault”等展示了门弟的炫耀、权势的煊赫及贵族生活的豪华奢侈,而精当的词语搭配如“the path of glory lead but to the grave”“pealing anthem swells the note of praise”又使读者如身临其境地感受到高贵的身份及富有并不能改变一死的命运和那些权贵们死后要人歌功颂德的虚伪和排场。这些都显示了格雷丰富的知识和阅历以及驾驭词语的娴熟的技能。

  三、意象情境

  意象是寓有作家主观情思的艺术形象,是经过诗人情感、想象、思想、美学趣味等重新处理过的感觉,来自诗人对客观事物进行“万取一收”的筛选与熔炼。它既是现实生活的写照,又是诗人审美创造的结晶和情感意念的载体。“诗言志,歌缘情”,诗歌往往不对客观现实作全面具体细致的描绘,而是选取现实生活中最富有特征性的片段,描绘出一幅幅感人的生活画面,烘托出与这种画面相吻合的情调。格雷通过丰富的意象和富有隐语性的暗示,表现出他的悲哀、同情、赞美、激愤等复杂的感情。如晚钟、黄昏、尽哀的泪水、盘根错节的老树、清凉僻静的山坳、雕花的拱顶等。不仅如此,格雷还善于利用意象调动读者的各种感官系统来感受诗的魅力。

  The breezy call of incense-breathing mom,

  The swallow twittering from the straw-built shed,

  The cock's shrill clarison.or the echoing hom,

  No more shall rouse them from their iowly bed.

  For them to more the blazing hearth shall bum,

  Or busy housewife ply her evening care;

  No children run to lisp their sire's retum,

  Or climb his knees the envied kiss to share.

  诗人用嗅觉意象(incense-breathing mom)、听觉意象(breezy caU)、动觉意象(swaUow twittering)、视觉意象(the straw-built shed)使读者从多种角度充分领略到诗人所描述的那种清新、质朴的田园景象之美和诗人的情感产生了共鸣。而且“breezy”和“breathing”、“swaUow”和“straw”及“cock”和“clarison”都押了头韵,赋予了语言以音韵美和节奏美。

  丰富的意念的强烈的感情是浪漫主义特征之一,《哀歌》明显表现了这种风格。在第四节中,当诗人描述了“许多零落的芒堆”座落在凄凉的乡村墓地时,他展开了想象的翅膀,开始了对这些死者的遐想和沉思。生前这些农民尽管清贫,却也过着田园式的生活,享受着天伦之乐,而如今“香气四溢的晨风”,“细雨呢喃的燕子”,“公鸡的尖喇叭”和“山鸣谷应的猎号”再也不能把他们从“荒堆”和“洞窟”里唤醒。诗人在反面描写这些农民生前生活经历的同时,由同情和怜悯转向了深深的惋惜,他用丰富的想象、恰当的比喻、优美的语言抒发了自己的情怀。

  《乡村墓地哀歌》音韵优美、意象丰富,全篇吐散着清新、静谧的自然气息。它体现了作者对自然状态简朴、农民心灵纯洁的赞美,也渗透着作者对权贵的憎恨和厌恶。本诗主题严肃,刻意描写农民的质朴与权贵的骄奢。作者的所思、所感在文中描述的淋漓尽致,通篇发出美的气息。本文主要从音韵结构、音义联系及其意象隐喻等方面对其作了一个简单的分析,不足以全其整貌,尽其意美,对全诗的完整把握还需进一步的分析和体会。

  参考文献:

  (1)E. C. Traugott&M.L.Pratt, Linguistics for Studies of Litei:ature[Ml. Harcourt Brace Jovanovich, 1980.1.

  (2)Laurence Perrine. Poetry Theory and Practicem [M].New York: Harcourt, Brace&World, 1998.

  (3)席勒,诗、语言和思想[M].现代主义文学研究(下).北京:中国社科出版社.1989.

  (4)褚雅芸,格雷《乡村墓地挽歌》解读[M],中国翻译,2001(5).

在线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