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360期刊网
360期刊网
客服电话:4006-587-789 客服在线时间:09:00~22:30(节假日不休息) 客服邮箱:360qikan@vip.163.com在线投稿:非工作时间点此在线提交您的稿件
当前位置: 首页 > 论文范文 > 社会与科学 >

基尔特社会主义争论的影响及启示

时间:2018-05-16 14:16来源:未知 作者:360期刊网 点击:

360期刊网为您提供最专业的社会科学论文发表服务,如您需要发表社科论文可在社会科学期刊栏目查找您需要投稿社会与科学杂志

  基尔特社会主义争论的影响及启示

  李奕

  (安徽大学政治学系,安徽合肥230039)

  摘要:20世纪20年代,一场关于走科学社会主义道路还是基尔特社会主义道路的论争,给五四运动之后的中国思想界带来了又一次大震动,对中国社会的长远发展有着深刻的影响。此后,中国的发展道路和政治思想界发生了巨大变化。当前,它仍对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具有较强的历史影响和现实启示。

  关键词:基尔特社会主义;科学社会主义;社会主义论战

  中图分类号:B561.5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3-2596( 2010)06-0042-03

  一、基尔特社会主义争论历程及实质

  (一)基尔特社会主义争论的起源

  20世纪之初,社会主义思潮伴随着俄国十月革命的胜利开始在中国思想界掀起波澜。此时的中国正处于思想转换的特殊时期,思想界也出现了历史上少有的异常活跃局面,各种思想流派形成了百家争鸣之势。其中,涉及社会主义的争论主要有三场,即“问题与主义”之争、科学社会主义与基尔特社会主义之争、早期马克思主义者与无政府主义者的辩论。而20年代的科学社会主义与基尔特社会主义之间的争论,是三次争论中最耐人寻味的一次。通过激烈的争论,科学社会主义脱颖而出,并逐渐成为日后中国政治思想发展的方向。因此,此次论战具有极其特殊的意义和重要的影响,所产生的思想火花旷日持久。罗素是英国著名哲学家,温和改良派人士,他提倡社会改良学说,反对阶级斗争,并逐步形成了“基尔特社会主义”的主张。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场论战是由罗素来华访问而引发的。1920年9月,罗素应梁启超等人的邀请来华,在上海、南京、长沙、北京等地进行游历和讲学。罗素在讲演时,不满苏俄的社会主义,认为中国经济、文化太落后,改造中国只能从开发财源、兴办教育人手,否认中国有阶级差别和阶级斗争,反对进行革命。罗素的观点给张东荪等研究系分子以理论上极大的支持。他们借此时机宣扬基尔特社会主义的思想,点燃了一场激烈论战的导火索。

  (二)基尔特社会主义争论历程

  1920年11月6日,张东荪发表时评《由内地旅行而得之又一教训》,“救国只有一条路,一言以蔽之,就是增加富力。而增加富力就是开发实业,因为中国唯一病症就是贫乏”。他认为中国既然这样穷,那就没有资格谈论什么主义,如果说要有一个主义的话,那就只能是“使中国人从来未过过人的生活的都得过着人的生活”,而不是“欧美现成的甚么社会主义甚么国家社会主义甚么无政府主义甚么多数派主义”。①对此,陈独秀、李大钊和李达等共产主义者为代表的一方,以中外资本主义的大量事实批驳了张东荪等人的观点。他们认为,“资本主义生产制一面固然增加富力,一面却也增加贫乏”。②因而,“今日在中国想发展实业,非由纯粹生产者组织政府,以铲除国内的掠夺阶级,抵抗此世界的资本主义,以社会主义的组织经营实业不可”。魄#达认为“就中国说,是国际资本阶级和中国劳动阶级的对峙。中国是劳动过剩,不能说没有劳动阶级,只不过没有组织罢了”。至于如何解决中国的社会问题,早期共产主义者主张采取革命的手段。“采用劳农主义的直接行动,达到社会革命的目的”。④这场关于基尔特社会主义的论战持续了一年多的时间,以《社会主义研究》和《改造》分别停刊而落下帷幕,基尔特社会主义在中国宣告破产。

  (三)基尔特社会主义争论的本质

  从本质上来讲,这场争论的实质是中国究竟走社会主义道路还是走资本主义道路,要不要成立无产阶级政党用革命的手段来改造中国。张东荪、梁启超等人主张中国应以资本主义的方式发展实业,他们提倡所谓的“温情主义”的措施,来改造中国社会。正当先进舆论界把社会主义看作是改造中国、拯救中国1的良药与福音,并寄予无限希望之际,张东荪公开站出来主张搁置社会主义,集中力量去发展实业以求富,这就必然引发了一场关于中国向何处去的大讨论,从而引发了五四运动之后政治思想论坛上一场参加人数最多、历时最长的大辩论。

  二、基尔特社会主义争论的历史影响

  基尔特社会主义争论是五四之后中国政治思想界继“问题与主义”争论之后进行的又一次思想大碰撞和大清洗,在当时产生了巨大影响,马克思的科学社会主义被广泛接受,同时共产主义者也得到了理论上的提高,对中国共产党的建立和今后中国革命的发展有着积极的意义。

  (一)促进科学社会主义在中国的传播,划清了与基尔特社会主义的界限

  争论的过程本身就是一个加深认识、识别真伪、充实提高的过程,马克思主义亦在这种论辩过程中不断扬弃着向前发展。中国早期的共产主义者通过对基尔特社会主义的批判,对马克思主义的认识更加深刻,对科学社会主义的界定更加明晰,并且论战的过程也进一步宣传了中国必须走革命道路的思想,为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扩大传播扫除了又一个思想障碍。争论中,马克思主义者坚持以革命的手段来打倒军阀、根本改造社会的观点,批驳张东荪等人的基尔特社会主义改良主张。这些使得科学社会主义与基尔特社会主义的界限得到了清晰的分划,从而为马克思主义的进一步传播打开了局面,更多的进步分子选择并信仰了马克思的社会主义,而张东荪等人的“温和”社会主义在中国思想界的影响受到了削弱。

  在这场社会主义争论中,张东荪与陈独秀等人都将各自关于社会主义的观点作了充分的阐述,使人们分清了两种社会主义,划清了科学社会主义与温和社会主义的界限。张东荪等人所介绍的基尔特社会主义、议会社会主义、国家社会主义等等,都是属于“温和”的社会主义,陈独秀等人坚持的马克思的社会主义,才是科学的社会主义,从而形成了中国社会主义思想的分野——科学社会主义与民主社会主义(或社会民主主义)。

  (二)丰富了五四新文化运动思想

  在五四运动之后,新思潮大量涌入的形势下,梁启超、张东荪等人所信奉的基尔特社会主义,也是先进的中国人为挽救国家危亡,探索国家出路的一种尝试。他们在积极宣扬基尔特社会主义的同时,也翻译介绍了一些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的文章,并且对苏俄的政治经济制度以及十月革命的情况也有过一些客观的介绍,这些在当时有着壮大社会主义传播声势的客观效果。

  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张东荪等人的研究也是从一个侧面打开了中西思想文化交流的一扇窗户,为百家争鸣的学术界增添了一道风景,丰富了五四新文化运动思想。

  (三)提高了中国早期马克思主义者的理论水平,坚定了科学社会主义信念

  这场争论对科学社会主义的传播来说,不仅扩大了传播的范围,更加深了传播的程度。以陈独秀、李大钊等为代表的马克思主义者,坚持社会主义,坚持建立共产党,坚持无产阶级专政,把握了科学社会主义的方向,这是这场社会主义论战最有意义之处,顺应了当时世界历史发展的趋势。他们开始用初步接受的马克思主义观点分析中国国情,否定中国发展资本主义的前途,认为中国已经有了日益壮大的无产阶级,具备了建立无产阶级政党的条件,驳斥了张东荪、梁启超等人对中国阶级状况的分析。

  真理越辩越明,中国早期的马克思主义者通过论战,对马克思主义的认识不断加深,对科学社会主义的理解也日趋成熟。他们深刻认识到资本主义有其自身无法克服的弊端,实行社会主义可以从根本上救治,从而坚定了走社会主义道路的信念,增强了自身抵抗外界干扰的能力,提高了对其它各种社会主义思想、资产阶级思潮的免疫能力,为日后在复杂多变的形势下开展革命运动,实践科学社会主义理念,奠定了一定的基础。

  (四)澄清了思想,纯洁了共产主义队伍

  激烈的辩论使两种截然不同的社会主义,一真一伪、渭泾分明地展示在人们眼前,让许多关注社会主义思潮的有识之士初步认清了它们之间的区分,识别了它们的真伪。一方面,一些人了解并接受了马克思的科学社会主义。他们中有些原本是信奉其它社会主义思潮流派的,有些是资本主义的拥护者,有些是中立者或只是持观望态度的人,他们受论战的影响,了解并转而接受了科学的社会主义,并投入共产主义者的队伍中,投身到中国革命的洪流中,并在日后的革命斗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另一方面,在这场社会主义论战的浪潮中,有些思想不纯洁的人、信仰不坚定的人或是立场不明确的人,被淘汰了出去。他们不但在思想上与马克思主义者分道扬镳,而且也逐渐退出了各地共产党的组织。这样,使得中国共产党内部相对纯洁,思想认识更趋于一致,也加强了党内团结。中国共产党从创立之始就坚持了马克思主义的方向,为其日后迅速发展和壮大奠定了坚实的思想基础。

  (五)为中国共产党的建立和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

  这场社会主义的论战,无形中为中国共产党的创建奠定了思想上的基础,也在组织上起到了一定的净化作用。早期共产主义者在论战的过程中,反击了伪社会主义的挑战,坚持了革命的道路,从而使这场社会主义论战起到了一定的划分思想界限的作用,这就为正式创建一个共产主义的政党准备了必要条件。而这种准备不仅仅是思想上的,更是组织上的,信仰共产主义的坚强斗士在激烈的论战中,辨明了思想,为其日后加入中国共产党埋下了伏笔。同时,伪社会主义分子也被从中国共产党队伍中分流出去。

  这场争论也使早期马克思主义者坚定地打出了反对“温和的社会主义”、坚持科学社会主义的鲜明旗帜。这与1919年夏秋时的“问题与主义”之争相比,又向前迈进了一大步。这场争论的影响甚至已不限于国内思想界,而且波及到国外,影响了中国留学生和外国人士。

  三、基尔特社会主义争论对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启示

  这场社会主义论战,不仅在当时产生了巨大影响,而且在中国思想界引起了轩然大波,对以后中国思想的发展产生深远影响,对我们当前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也具有极有价值的启示。

  (一)基尔特社会主义的合理成分给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带来一些思想启迪

  尽管张东荪等人的理论基本出发点是反对科学社会主义,但也夹杂着某些合理的成分,包含着许多合理和精辟的见解,比如,发展实业的观点,中国能否越过资本主义阶段而直接实行社会主义的问题等。这些观点,多少对陈独秀等人产生了影响,也给中国思想界以发人深省的启迪。在今天看来,中国可以越过资本主义阶段,却无法逾越发展实业、发展商品经济的市场这个“卡夫丁峡谷”。

  (二)公开争论的思想交锋形式对社会主义现代化思想建设具有重要意义

  陈独秀、张东荪为代表的此次论战,以学术讨论为主,对中国发展方向问题进行探讨和研究,这是积极且合理的思想交锋。他们对于不同意见,并不是暴风骤雨般的大批判、大攻击,而是采用公开争论的方式,各抒己见,据理力争。这种公开争论的思想交锋形式,有利于思想的传播和普及,有利于思想碰撞火花的产生,更有利于广开言路,也使得知识分子敢于发表意见,共商国是。这点对我们当前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领域的思想争锋也是值得学习和借鉴的。

  注释:

  ①张东荪.由内地旅行而得之又一教训.时事新报,1920-11-6.(参陈独秀.独秀复东荪先生的信.新青年,1920,8(4).(勤李大钊.李大钊文集(下).人民出版社,1984.154,455.

  ④李达,讨论社会主义并质梁任公,新青年,1921,9(1).

  参考文献:

  (1)丁守和,殷叙彝,从五四启蒙运动到马克思主义传播.北京:三联书店出版社.1979.

  (2)左玉河.张东荪传,济南:山东人民出版社,1998.

  (3)丁伟志,辨析国情、选择出路之争——对于“五四”过后发生的社会主义大辩论的再认识.中共党史研究,1999(3).

  (4)徐行.重评五四时期有关社会主义的两场争论.天津师范大学学报,2000(3).

在线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