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360期刊网
360期刊网
客服电话:4006-587-789 客服在线时间:09:00~22:30(节假日不休息) 客服邮箱:360qikan@vip.163.com在线投稿:非工作时间点此在线提交您的稿件
当前位置: 首页 > 论文范文 > 社会与科学 >

唯物主义的涅檠与跌落:费尔巴哈与马克思及其他

时间:2018-05-16 14:12来源:未知 作者:360期刊网 点击:

360期刊网为您提供最专业的社会科学论文发表服务,如您需要发表社科论文可在社会科学期刊栏目查找您需要投稿社会与科学杂志

  唯物主义的涅檠与跌落:费尔巴哈与马克思及其他

  李支援

  (龙岩学院,福建龙岩364000)

  摘要:我们今天对马克思的唯物主义的理解存在一些误解,这是因为在后马克思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中,后人对马克思的原意有所误读,使其降落到费尔巴哈的唯物主义的水平。要有效“祛魅”,需要运用历史与逻辑相结合的方法比较二者,明确马克思的唯物主义革命意义,以裨益于当今实践。

  关键词:唯物主义;马克思;费尔巴哈;解读

  中图分类号:B516.3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3-2596(2010)06-0040-02

  前费尔巴哈唯物主义与费尔巴哈的唯物主义一起启发了马克思的唯物主义。但是,马克思唯物主义的基础是现实的人的具体的历史的实践,这使得它区别于以前的唯物主义,高于以纯粹自然的、脱离了人的实践的抽象的唯物主义。不幸的是后来的马克思主义哲学解读者不少人都把它拉回到这后一个层次,其中就包括我国传统教科书的“经典”理解。这一点关乎对整个马克思主义哲学体系的理解,所以有必要重新梳理它们的关系。

  一、前费尔巴哈的唯物主义

  马克思在《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的第一条里说:“从前的一切唯物主义(包括费尔巴哈的唯物主义)的主要缺点是:对对象、现实、感性,只是从客体的或者直观的形式去理解,而不是把它们当作感性的人的活动,当作实践去理解,不是从主体方面去理解。”

  习惯上将费尔巴哈的唯物主义归入形而上学唯物主义,在本文中,我们把前费尔巴哈的唯物主义放在一起论述,而对费尔巴哈的唯物主义我们采取个别处理的方法,单独论述,以期进一步阐明它和马克思的唯物主义的关系,以看出马克思是怎样在批判它的时候一步步使自己的唯物主义确立、显现出来的,以利于我们今天更好的突破成见,理解马克思的原意。

  朴素唯物主义和形而上学唯物主义的共通在以下几方面:

  第一,把世界的本体建立在纯客观的、无主体的物质实体的基础上,仿佛世界可以与人毫无关涉。而实际上,无人“在其中”的纯粹的自然界对人类说来也是没有意义的。所以马克思说:“被抽象地孤立地理解的、被固定为与人分离的自然界,对人说来也是无。”叭《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马克思评论这种物质观是“抽象物质的,或者无宁说唯物主义的倾向”。

  第二,没有意识到社会历史领域的唯物性质,因而这样的唯物主义还只是低级的唯物主义,并不只是不全面的半截子的唯物主义——这只是一种庸俗的理解。

  第三,知识论哲学——本质上讲,前当代西方哲学在一定意义上皆可作如是观—一既然没有主体的存在,当然更谈不上认识主体的能动作用了,至少对这一点不够自觉。要把这种思想的探索推向前进,有待于科学的发展和历史的前进。

  二、费尔巴哈的感性的唯物主义

  比起以前的唯物主义,费尔巴哈的唯物主义有着一定的理论优点。他用感性的人与自然代替了黑格尔的绝对精神。费尔巴哈认为:“我的学说或观点可以用两个词来概括,这就是自然界和人。”

  第一,在自然观方面,费尔巴哈把自然看作一个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的客观实体。他自我设问:“自然界从何而来呢?它是来自自身,他没有始端和终端。”

  第二,费尔巴哈的唯物主义不像以前的唯物主义那样是排斥人、甚至“敌视”人的,他提出了一个重要的概念——“感性”。在他眼中,人和自然都是感性的对象或实体。这一点恐怕也是费尔巴哈称自己的哲学为“新哲学”的原因。在《未来哲学原理》中,费尔巴哈说:“具有现实性的现实事物或作为现实的东西的现实事物,乃是作为感性对象的现实事物,乃是感性事物……只有一个感性的实体才是真正的、现实的实体。”

  可以看出,在费尔巴哈那里,真理性、现实性、感性的意义是相同的,不必要是三个词。相对于那些脱离了人的感性存在的唯物主义而言,费尔巴哈的唯物主义有了很大的进步。他把人类感性类的存在及相应的感性的自然界作为实体,而不是与人无关的超感觉的抽象的“物质实体”。 .

  在费尔巴哈的唯物主义里出现了人的感性存在,这无疑是唯物主义思想发展史上的一个重要的里程碑。从这里开始,人的实践的切入似乎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三、马克思的唯物主义

  在《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第十条中,马克思写道:“旧唯物主义的立脚点是市民社会,新唯物主义的立脚点则是人类社会或社会的人类。”这里的“旧唯物主义”显然包括费尔巴哈的唯物主义。既然费尔巴哈的唯物主义有上文指出的理论创新,怎么又是“旧唯物主义”呢?这是因为它还甩着“思辨的”、“抽象的”旧尾巴,而费尔巴哈先生显然没有壁虎先生断尾求生的实践的勇气和能力。费尔巴哈的人的感性是实体化了的、超历史的感性,这种感性在“四顾茫然”地沿着具体现实的机场低空徘徊后,无可避免地要返回到思辨的“黑洞”去。

  费尔巴哈的感性失却了历史性,经不起追问。“如果说人的本质是感性的(这一点非常正确),那么感性本身是如何使自身异化的呢?……感性的异化被归因为理性的异化,归因于人类认识的一个错误,这就是费尔巴哈所能达到的最后的思想境域。”圈由此,可以清楚地看出费尔巴哈的唯物主义虽然看起来向前迈出了伟大的一步,但它这一步却停在了思辨的天空。所以,它仍将被归入旧唯物主义,以区别与马克思的新唯物主义。

  马克思认为:“费尔巴哈不满意抽象的思维而喜欢直观;但是他把感性不是看作实践的、人的感性活动。”吗这样,在保留费尔巴哈“感性”概念积极意义的同时,马克思引进了“实践”这一在马克思哲学中具有本体论意义的概念。实践就是社会实践,不存在抽象的、单个人的实践。它是人类有计划有目的地改造世界的感性社会活动。实践是在社会关系中进行的,基于此点,马克思批判了费尔巴哈的“人”。马克思认为,费尔巴哈通过对神学的批判复兴了人,但这个“人”不过是自然属性意义上的、抽象的人,而不是处在各种社会关系中的现实的人。由此可见,费尔巴哈的唯物主义必不能对现实世界进行什么实质性的批判。虽然马克思的唯物主义是如此的富于原创性,但它仍然汲取了黑格尔和费尔巴哈哲学及其他理论的一些精髓,但绝不像有些人说的:马克思的唯物主义是黑格尔的“辩证法”与费尔巴哈的“唯物主义”的各种魔幻组合中的一种,这是一种简单机械的理解,我们认为就连泰勒斯都不会作如是观。马克思的唯物主义,马恩曾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称为“实践的唯物主义”,至于它的内容,这里无意赘述,如有必要,将会在下文中作为论证的一部分带出,因为本文旨在揭示今日我们对马克思唯物主义的误解。

  四、后马克思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唯物主义

  马克思死后,他的唯物主义被一再诠释。应该说未被诠释的文本对人是无意义的,只有经过现实的人的诠释,文本的意义才渐次生成。但与此同时,我们也要注意过度的或不当的诠释,它们会给我们全面、正确的理解马克思的唯物主义带来麻烦。

  列宁《哲学笔记》中的《谈谈辩证法》勾勒出了哲学发展史上的四个“圆圈”,其中最后一个就是“黑格尔——费尔巴哈——马克思”。列宁认为,黑格尔是唯心主义辩证法,经过费尔巴哈直观的唯物主义的中介,到达马克思的辨证的唯物主义,正好完成了一个“圆圈”。继承了恩格斯的解读,列宁进而突出了费尔巴哈的中介作用,认为马克思是通过费尔巴哈而达到自己的唯物主义的立场。这就易于让人以为,马克思的唯物主义的基础就是费尔巴哈的唯物主义和黑格尔的辩证法的组合。

  而斯大林体系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分为“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且后者是前者推广到社会历史领域的结果。顺理成章的推出:“辩证唯物主义”是不在社会历史领域中的,那就只能在脱离了实践的人的自然界中一一与以前韵唯物主义(包括费尔巴哈的唯物主义)一样。相映成趣的是,这种理解正是马克思在费尔巴哈的提纲中极力批判和摈弃的。就这样,唯物主义在马克思手中涅粲后,又被斯大林拽落尘埃。

  我国的“教科书体系”的马克思主义哲学从前苏联引进时是在没有对原著深入研究的情况下进行的,经斯大林等人“漂染”过的马克思的唯物主义被我们当作“原来如此”的理论。虽然当时的中国的革命家和理论家们使之一步步中国化,但由于时局的动荡及资料的匮乏,这一基本的理论问题一直未得以“拨乱反正”。

  当尘埃落定,“密涅瓦的猫头鹰”就出发了。俞吾金教授对此问题进行了深入的探讨,他认为,不必要是“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二者可以在与“实践唯物主义”同义的基础上使用。叨马克思的唯物主义是以实践为出发点的,任何脱离了人的实践的唯物主义都与马克思的唯物主义无干。我们认为辩证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和实践唯物主义都离不开人的生产劳动,而具体的生产劳动是在一定历史条件下的现实的人的活动,是处于一定社会关系中的,所以不应将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截然区分,没必要是三个东西,其实是同一个东西,只不过指称角度不同而已。

  梳理马克思的唯物主义和费尔巴哈的唯物主义的关系,有助于我们更好的理解马克思的唯物主义。马克思的唯物主义与费尔巴哈的唯物主义有着本质的区别,这一点我们似乎都清楚,但为什么在大量的误用中却浑然不觉呢?我想着主要是因为我们对马克思的真正的哲学革命没有搞清楚。另一方面也反映出我们对费尔巴哈的哲学也长期处于模糊的认识之中,只是简单化的处理一下,就将它掷人“落后的旧唯物主义”的垃圾筐里。是呀,它为马克思的唯物主义提供了跳板,提供了思想资源,但它合理的东西已为马克思哲学吸收,至于其现实意义也许只与大英博物馆里的进化链条上的始祖鸟的标本相差无几。这种看似合理的功利主义的对待哲学的态度,其实连哲学的地平线还未曾望见。我们有必要不断重温老黑格尔的那句意味深长的话:“哲学就是哲学史。”我们认为,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正确解读,是与对费尔巴哈及整个西方哲学的深刻理解分不开的,单向度的解读容易导致马克思的唯物主义的跌落。

  参考文献:

  (1)马克思恩格斯选集[C].中文第一版.(42):176.

  (2)(3)费尔巴哈哲学著作选集(下卷)[C].523,355.

  (4)十八世纪末一一十九世纪初德国哲学[Ml.商务印书馆,1975.623.

  (5)马克思主义哲学经典文本导读(上卷)[M].135.

  (6)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D].第五条.

  (7)俞吾金.重新理解马克思[C].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05.

在线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