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360期刊网
客服电话:4006-587-789 客服在线时间:09:00~22:30(节假日不休息) 客服邮箱:360qikan@vip.163.com在线投稿:非工作时间点此在线提交您的稿件
当前位置: 首页 > 论文库 > 经济论文 >

关于美元霸权的政治经济学的初步探索

时间:2016-11-08 16:10来源:未知 作者:360期刊网 点击:

  关于美元霸权的政治经济学的初步探索

  美元霸权是美国经济霸权的重要组成部分。美国凭借其核心地位,利用这一货币工具,抓住世界的财富、控制和对全球金融市场的影响,实现其国家利益的最大化。同时,单一的美元霸权也带来了巨大的风险,周边国家和美国自身的金融市场和经济的发展,美国的次贷危机以及随后的全球金融危机集中爆发的风险。然而,美国的美元霸权与政治霸权、军事霸权和霸权技术相辅相成,形成所谓的“良性循环”,在可预见的未来,它仍然是很难看到的美元霸权衰落的迹象。

  一、美元霸权及形成

  美元霸权是指美国凭借美元所具有的唯一世界货币的垄断地位控制国际贸易,影响国际金融市场和石油、粮食等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并通过宽松的货币政策,大量发行美元,致使美元贬值,侵蚀他国国民财富,稀释美国国际债务,造成外围国家在国际贸易和外汇储备上的两难困境,从而实现以牺牲他国经济利益为代价的美国国家经济利益的最大化。

  国际货币体系中的美元霸权由来已久,尽管国际货币体系不断变迁,美元的霸权地位未曾被削弱,反而是不断得以加强。自从20世纪40年代布雷顿森林体系建立以来,美元就确立了其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主导地位,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之后,美元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地位不降反升,尤其是此后石油—美元计价机制的确立,更是牢牢地巩固了美元的霸权地位。

  1944年7月,布雷顿森林体系确立了国际货币体系中的“黄金—美元本位制”,即金汇兑本位制,其内容为:美元与黄金挂钩,其他货币与美元挂钩,其他国家的央行可以到美国央行进行美元与黄金的自由兑换(1盎司黄金35美元),美元成为黄金的等价物。布雷顿森林体系奠定了美元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主导的地位,美元成为国际结算货币和各国的主要储备货币。然而,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制度设计有着先天的不足,注定陷入“特里芬两难困境”,即指美元的供给矛盾:如果美国国际收支保持顺差,则国际金融市场美元短缺,影响国际贸易和金融发展;若美国国际收支持续逆差,那么国际储备资产就会发生过剩现象,造成美元泛滥和贬值,导致美元危机,如果美元的国际储备超出美国的黄金储备,美国央行将无法应对美元挤兑黄金的行为,从而布雷顿森林体系确定的美元—黄金自由兑换的原则难以为继,布雷顿森林体系必将崩溃。

  1971年8月,美国总统尼克松宣布美元与黄金脱钩,标志着布雷顿森林体系开始瓦解。到1978年“牙买加协议”生效以后,国际货币体系开始进入牙买加体系时期,该体系的主要内容是以美元为核心的浮动汇率制度。因为这个体系相当松散,美国经济学家威廉森称牙买加体系为国际货币无体系。然而,以布雷顿森林体系为基石的美元霸权并没有随布雷顿森林体系本身的瓦解而告终。这主要是因为从规模经济理论的角度看,一种货币取得中心货币地位之后会使世界经济取得低交易成本带来的规模经济效益。因而这种“路径依赖”的惯性使美元霸权的地位得以强化和延续。[1]在牙买加体系下,世界许多国家都采用钉住美元的汇率政策,外汇储备也多以美元资产为主,美元失去的是“黄金枷锁”,得到的是难以估量的霸权利益。布雷顿森林体系下,美元的发行受美国的黄金储备约束,而在牙买加体系下,美元已是纯粹意义上的信用货币,美元的发行只需靠美国的国家信用支撑。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讲,美元的霸权地位是在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后真正确立起来的。[2]

  20世纪70年代,石油—美元计价机制的确立进一步巩固了美元的霸权地位。石油作为最为重要的能源,石油交易当然是国际贸易中最重要的部分,全球每年的石油贸易额超过6000亿美元,占全球贸易总额的10%。在当前国际石油期货和现货交易中,几乎全部是以美元作为计价、交易和结算货币的,这使得美元约等于石油成为世界的共识,任何想进行石油交易的国家不得不把美元作为储备。实际上,这等同于美元与石油的挂钩。有人称之为“石油—美元本位”。对美国来说,以美元作为国际石油交易的计价货币,重要的不是汇率的高低,而是美元作为交易媒介的垄断地位,这就巩固了美元的霸权地位。石油美元的计价机制保证了美元地位和美国霸权的实现,成为20世纪70年代以来美国经济霸权的基础。[3]

  二、美元霸权的利益格局

  美国利用美元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主导地位,大量攫取世界财富,控制和影响全球金融市场,实现其国家利益的最大化。与此同时,美元的单一霸权地位也给外围国家和美国本身的金融市场和经济发展带来了巨大风险。

  美元的霸权地位使得美国通过国际贸易和国际资本流动可以源源不断地获得能源、原材料、产品和美元回流,得到难以估量的霸权利益,而美国付出的只不过是美元“绿纸”的印刷成本。在美国获得经济繁荣的同时,却造成了全球经济结构的失衡、国际贸易和国际收支的失衡以及全球经济发展的失衡,给国际金融市场和经济发展带来巨大风险。由于美元具有作为国际货币的垄断地位,当今世界贸易计价结算单位中美元所占比重高达48%,[4]全球贸易额中70%使用美元进行结算,[5]美元还是石油、黄金等国际大宗商品的主要计价结算单位,其中石油交易几乎100%是以美元计价的。美元的价值尺度和交易媒介的超中心地位使得世界各国储备资产配置并无多大的选择余地,外汇储备只能以美元资产为主。这就使得美国可以只需要发行美元,通过经常项目持续逆差大量进口国外产品,向贸易伙伴输出美元;由于美国金融市场发达,金融服务产品具有比较优势,使得美国得以通过金融项目持续顺差做到美元向美国回流,即美国的贸易伙伴国将其所持有的巨额美元储备通过购买美国国债等各类金融资产等方式回流到美国(见图1)。在没有通货膨胀的情况下,美国几乎可以无休止地从国外借款,弥补其巨额财政赤字。从某种程度上说,这是一个“良性”循环。[6]这一循环使得美国不仅可以几乎无成本地坐享外围国家的产品和劳务,还可以持续获得低成本国际融资。1990年美国对外资本输出净额为816亿美元,外资净流入额1420亿美元。1998年这两个数字分别为2928亿美元和5026亿美元。1998年底外国人拥有的美国金融资产总额达到6.6 万亿美元,美国实际利用着全世界净储蓄额的72%。[7]大量美元资金的回流推动了20世纪90年代美国股票市场价格的攀升,股票市场的繁荣带来的财富效应刺激了居民的消费支出,进而促进了美国经济的发展。另一方面,由于美国对于贸易赤字的严重依赖,造成美元发行泛滥、通货膨胀,同时,美国贸易伙伴的贸易盈余大量增加,美元储备资产也随之增加,导致这些国家内部银行信用膨胀,基于开放经济的三元悖论,这些国家为维持汇率的稳定,丧失执行货币政策的独立性,被迫实行扩张的货币政策,从而造成其国内股票、房地产等资产价格出现暴涨,并经历从繁荣到衰退的泡沫破灭过程。同时,美国国内也会因为美元回流造成资产价格膨胀。由于美国持续大量输出美元负债,美国国内金融市场出现没有实体经济支撑的泡沫,加之美元通货的过度膨胀,如此,经济泡沫破灭、经济衰退、通货紧缩成为经济发展的必然。正是美元霸权使得世界经济走上了经济失衡(流动性过剩)—资产价格膨胀、通货膨胀—通货紧缩的链条,成为金融危机频频爆发的重要原因。

  图1 美元回流机制示意图

  美国还利用美元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主导地位,通过发行美元向外围国家大规模征收铸币税;通过美元贬值向其债权国征收国际通货膨胀税。据美国经济学家Frankel的估计,当前被外国居民、企业和政府持有的美元数量至少占到流通中美元总量的60%,照此推算,每年美国可以向其他国家征收高达120亿美元的铸币税。[9]另外,美国扩张的货币政策带来了美元的持续贬值,美元的贬值为美国带来巨大的收益,美国是当前世界上最大的债务国,1967~2006年美国的外债累计约为3万亿美元,通过美元贬值,美国尽享债务国利益,获得国际通货膨胀税约为2.7万亿美元,年均675亿美元。[10]

  此外,美元的霸权地位还提供了美国向其他国家转嫁经济风险的方便之门,美国的货币政策是维护美国的经济利益的,美国货币政策的调整会引起国际资金流向的变动和国际大宗商品价格的波动,所以美国基于其经济利益考量的货币政策的微小变动都可能引发外围国家金融市场动荡甚至金融危机。同时,美元的霸权地位还决定了金融风险和金融危机具有从中心国家向外围国家单向传播的性质。由于美国掌握货币政策的主动权,美国发生的金融动荡往往会以放大的效应传导到外围国家,外围国家难以独善其身;相反,对于外围国家发生的金融危机,美元霸权为其金融系统提供了可靠的防火墙。

  三、美元霸权的国际应对

  以上分析表明,美元霸权下的国际货币金融秩序是一种不均衡、不对称的制度安排,这种制度安排虽历经演变,但美元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主导地位不降反升、不断强化,其实质是一种货币殖民主义。美元霸权下的国际货币体系更多地体现了美国的意志和利益,而忽视甚至损害了其他国家的利益。[11]

  国际社会面对美元霸权处于两难选择:一边不断地使用美元、储备美元,使其霸权地位不断强化;一边想摆脱美元的束缚、打破美元霸权。然而,当前国际货币体系中没有一支力量能与之抗衡,欧元、日元、卢布等货币虽然在局部区域内有一定的影响力,但对美元的主导地位难以构成有份量的影响。美元霸权是现行国际货币秩序的主要特征,美元霸权与美国的政治霸权、军事霸权和科技霸权相辅相成,在可以预见的未来,人们仍难以看到美元霸权势衰的迹象。

  四、结束语

  随着中国的经济和经济的不断发展,在美元霸权面前,我们的政策应积极参与国际货币秩序的重建,加强区域合作,推进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区域影响和人民币国际影响力逐渐增强。一个国家的货币不仅是钱的问题,一个性能但其经济实力和综合国力的国际地位,提升人民币的国际话语权,从更深的层面上,中国更应该注意保持低调,在经济发展、经济结构的调整,尊重经济学法律规定,针对我国经济发展的质量可以保持稳定、快速、健康发展,增强中国的经济实力和综合国力。

在线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