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360期刊网
客服电话:4006-587-789 客服在线时间:09:00~22:30(节假日不休息) 客服邮箱:360qikan@vip.163.com在线投稿:非工作时间点此在线提交您的稿件
当前位置: 首页 > 论文库 > 经济论文 >

国恒铁路舞弊案例研究

时间:2016-09-08 13:47来源:未知 作者:360期刊网 点击:

  国恒铁路舞弊案例研究

  ◆陈婷

  (上海大学上海200000)

  一、国恒铁路公司简介

  天津国恒铁路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或“国恒铁路”)以铁路建设、运营为主营业务,于1996年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主板挂牌交易,股票代码:000594。公司下属六家子公司:中铁(罗定)铁路有限责任公司、中铁(罗定岑溪)铁路有限责任公司、甘肃酒航铁路有限公司、广东国恒铁路物资有限公司、江西国恒铁路有限公司、天津巨翼投资咨询有限公司。

  二、国恒铁路发展概况

  (一)前景看好的首条民营铁路

  罗岑铁路,这条铁路是名副其实的“民营铁路”,是我国第一条相应铁道部《关于鼓励支持和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参与铁路建设经营的实施意见》的铁路。顶着首条民营铁路的光环,其发展前景可谓相当可观。

  (二)“深中技”入主后难以摆脱的资金黑洞和法律纠纷

  2009年深圳国恒,(“深中技”中一员)以13.81%的持股比例成为控股股东并且,为了更好地建设铁路,2009年10月,国恒铁路以非公开发行股票的方式发行了68369. 375万股人民币普通股(A股),募集资金净额21. 13亿元。

  但是,自此之后,国恒铁路就不断被爆出违规使用募集资金,私自挪用募集资金等一系列募集资金黑洞丑闻。公司被多次警告甚至停牌,但是这些处罚手段并没有阻止国恒铁路渐渐被掏空的脚步。并且,国恒铁路不断为自己的子公司及关联方借款作担保,但是到期无力偿还,因此法律诉讼纠纷缠身,截至2013年年报所显示的法律诉讼共计竞高达31项。据统计,这些诉讼如果不能和相关当事人协商成功,会减少2013税前利润2. 43亿左右。再者,国恒铁路的经营状况自此之后也是每况愈下,最后因为连续三年净利润为负值于今年7月被暂停上市。

  三、舞弊手段

  (一)借鸡生蛋

  2009年,国恒铁路就成功增发到逾21亿的资金,然而,拟投资14.46亿元的募投项目罗岑铁路却至今没有建成。在此期间,募集资金多次被国恒铁路违规使用。证监会,深交所和天津证监局先后发出警示和督导意见。罗岑铁路就像是一只会下蛋的鸡,有了它,“中技系”下的国恒铁路成功融资了,有了它,国恒铁路还可以继续向投资者们讲述它首条民营铁路的故事

  (二)国恒铁路的“隧道行为”

  “隧道行为”是企业的控制者从企业转移资产和利润到自己手中的各种合法或非法行为。国恒铁路实际控制人先通过发行股票在市场上圈了大量资金,然后通过各种手段,如通过子公司平台,伪造监管协议等将募集资金转移出去,并通过大量对子公司,关联方的巨额担保积累了大量债务,以此将国恒铁路的资金渐渐转移出去,慢慢地将国恒铁路掏空。

  (1)舞弊手段——通过子公司转移募集资金。国恒铁路的募集资金通过子公司被转移,很多情况下都是通过广东国恒铁路物资来实现的。

  国恒铁路在2009年10月20日,即在定向增发后仅仅20天左右就把中铁罗定募集资金监管账户中的1.65亿转入了全资子公司广东国恒铁路物资,10日后在浙商证券的极力督促下才归还。

  2010年9月动用募集资金4.28亿补充流动资金,其中占大部分的2.38亿转移到了广东国恒铁路物资,9000万转移到了子公司江西国恒。按照规定应该在六个月内归还,但是它到12年底才归还。

  2011年的时候又转移了中铁罗定的募集资金,其中一部分又是到了子公司广东国恒铁路物资,还有一部分至今成迷。

  (2)舞弊手段——伪造监管协议挪用募集资金。2014年6月,4.71亿元转入子公司甘肃酒航的募集资金监管账户。但是,这笔资金在当天闪电转出了,转入了深圳市新东方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公司。近7月份,有一笔3.8亿托资金转入中铁罗岑的资金监管账户,但是同样地,这笔资金于当天也闪电转出,也是转到了新东方投资基金公司。按照规定,募集资金不能用于证券投资。并且,新东方基金投资这家公司已经失去联系。对于这种大笔资金的闪进闪出,开户行应当给予关注,但是光大福田支行作为开户行不仅没有给予特别关注,甚至不配合保荐机构浙商证券的调查。后来浙商证券指派工作人员赴光大福田支行调取国恒铁路募集资金专户对账单时,光大福田支行工作人员称未与国恒铁路、浙商证券签署过上述监管协议,并称协议中加盖的光大福田支行法人印章及法定代表人周永平个人印章系伪造,且拒绝向浙商证券提供募集资金专户的对账单资料。即,所谓的募集资金监管协议其实是假的。这样国恒铁路通过伪造监管协议实现了募集资金的闪进闪出。

  (3)舞弊手段——隐瞒为子公司大量借款担保。在国恒大量的对外担保案中,有不少是为子公司借款作担保的。如:华夏银行广州分行公正债权文书案;九江银行借款合同纠纷案;周远理债权转让合同纠纷案等。

  (4)舞弊手段——隐瞒为自然人关联方借款担保。2010年4月,陈壮群向华信泰提供借款人民币1.85亿元,借款利息按银行同类贷款利率四倍标准,逾期未偿还的按日千分之五计付违约金。同时约定,李勇以其持有的上海震宇实业有限公司1000r6股权以及产生的孳息对陈壮群在争议合同项下的债务提供质押担保;国恒铁路、成清波、李晓明为全部债务提供无限连带责任保证。至今,华信泰尚欠其借款总额为1.2亿左右逾期未还。

  据调查,华信泰的实际控制人是余蒂妮,她是深圳国恒法人代表李晓明的老婆。而李晓明与深中技也有着关系。但是,这一事实并没有如实在年报中披露。这样的为自然人关联方作借款担保不免让人怀疑此次担保借款是否为联手挪用国恒铁路的资金。

  (5)舞弊手段——隐瞒担保败诉信息,避免暂停上市。国恒铁路于2012年3月5日向甘浙实业开了一张四千万元的商业汇票,4日后,杭州甘浙实业有限公司将上述汇票质押给中国银行海门支行。后因杭州甘浙实业有限公司出现重大诉讼,中国银行海门支行要求杭州甘浙实业有限公司提前还款,但其一直未履行还款义务。

  该笔诉讼的胜负直接影响公司业绩的盈亏,进而影响公司是否会被暂停上市。其实国恒已败诉,但一直隐瞒未披露。有故意隐瞒诉讼信息,避免暂停上市的动机。

  (6)舞弊手段——少提坏账,虚增利润。甘浙实业是国恒铁路应收账款的额最大客户。但是,据报道,这家公司也有着很大的问题,它在营业时间无人办公,原法人身份存疑且存在涉及重大诉讼的可能性,对于这种公司的应收账款,国恒铁路却只计提了170万的坏账。有少提坏账虚增利润之疑。

在线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