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360期刊网
客服电话:4006-587-789 客服在线时间:09:00~22:30(节假日不休息) 客服邮箱:360qikan@vip.163.com在线投稿:非工作时间点此在线提交您的稿件
当前位置: 首页 > 论文范文 > 管理论文 >

新常态下煤炭企业知识转移过程研究

时间:2017-10-09 10:59来源:未知 作者:360论文网 点击:

360期刊网为您提供最专业的管理论文发表服务,如您需要发表管理论文可在管理期刊栏目查找您需要投稿管理学杂志

  新常态下煤炭企业知识转移过程研究

  郑雪峰,徐永智

  (黑龙江科技大学 管理学院,黑龙江 哈尔滨 150022)

  【摘要】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煤炭城市资源可利用情况应该制定多元化的转型方案,黑龙江省的煤炭城市在接下来的转型中仍以发展煤炭行业为主。黑龙江省煤炭城市发展面临部分地区资源枯竭、产业结构单一、体制性障碍突出等问题。而煤炭企业进行知识转移对黑龙江省煤炭城市的转型发展具有重要意义。知识转移的过程有五个阶段,即知识获取、交流沟通、学习应用、知识接受及内化为企业能力。

  【关键词】煤炭城市;煤炭企业;知识转移

  引言

  当前,国际政治经济形势纷繁复杂,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为适应把握引领经济发展新常态,贯彻落实发展新理念,加快实现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全面振兴,2015年12月30日,《关于全面振兴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的若干意见》由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通过,自2016年4月26日起实施。在新常态下,黑龙江省煤炭城市的转型发展势在必行,其转型的主要思路是结合城市资源可利用情况分别制定不同的转型方案。黑龙江的煤炭城市在很长一段时间还是以发展煤炭行业为主,煤炭类企业在该类城市的经济发展过程中仍要承担重要的任务。本文以黑龙江四大煤炭城市(鹤岗、双鸭山、鸡西和七台河)为研究对象,对煤炭企业知识转移过程进行研究,分析知识转移工作的侧重点,从而更好的辅助煤炭城市转型。

  一、黑龙江煤炭城市经济发展中存在的问题

  黑龙江省政府办公厅在2014年下发了《关于黑龙江省煤矿整顿关闭工作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从2014年下半年开始,利用三年时间,通过兼并重组、改造升级和关闭退出等方式,实现“大矿兼并小矿,小矿联合做大”,培育多家大中型煤矿企业和企业集团,从而将煤炭企业总数控制在100家以内。这些煤炭企业大多坐落在煤炭城市,而且是该城市经济发展的主要来源,煤炭城市在经济发展过程中,主要面临着以下四方面的困难:

  一是部分地区煤炭资源濒临枯竭,且矿井老旧、开采难度大、成本较高。二是产业结构单一、矛盾突出,在当前煤炭市场供大于求、量价齐跌的情况下,煤炭企业入不敷出、亏损严重。三是体制性障碍突出,由于当年国家下放到黑龙江省的鹤岗、双鸭山、七台河和鸡西四个矿务局管理权没能在体制机制上做根本性理顺,只是简单合并成立龙煤集团,导致四煤城政府与当地的龙煤集团四个子公司之间的责权利不清晰、不理顺问题较为突出。四是历史欠账和民生压力较大,黑龙江省尚有需要改造的14万户采煤沉陷区棚户区、29个独立工矿区和4个老工业区,龙煤集团闭矿停产了很多矿井,.有4.5万人需要分流安置,家庭月收入人均不足500元的困难职工有8万多人,社会不稳定因素增加。

  二、黑龙江省煤炭城市转型发展思路

  煤炭城市必须以产业结构优化升级作为转型发展的主线,进一步明确“依托煤、延伸煤、不唯煤、超越煤”的转型发展思路,,全力实施煤与非煤的“双轮驱动”战略,促进煤城尽快走出困境。目前,政府对黑龙江省煤炭城市转型发展的主要思路有三点。

  一是有序开发煤炭资源。加强煤炭资源勘查,推进小煤矿改造、整合、重组,加快现代化高效矿井建设,稳定煤炭生产能力。

  二是大力发展煤炭深加工接续产业。建立完善煤炭资源市场化配置机制,重点支持煤炭接续资源较多的城市(比如双鸭山市),加快推进以煤制烯烃、煤制芳烃、煤制油、煤制天然气为代表的现代煤化工产业大项目建设。对于煤炭资源枯竭的城市,可利用现已形成的焦化等煤化工产业存量延伸产业链,向精细化工产业转型升级发展,构建高附加值的多元煤化工产业体系,重点发展延伸焦油、煤气、苯和焦炭等产业链条,打造煤化循环经济产业链。

  三是加快培育壮大多元化的优势替代产业。推动现有传统优势产业改造升级步伐,加快发展绿色食品、石墨、钼、钢铁、矿山机械、建材和现代服务业等非煤替代产业。

  三、煤炭企业知识转移过程的实现

  从黑龙江省煤炭城市转型发展思路来看,煤炭企业要朝着多元化的方向发展,知识转移对于提高煤炭企业的信息化水平、安全性、技术创新能力以及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知识转移包括知识获取、交流沟通、学习应用、知识接受、内化为企业能力五个阶段(见下图)。以下对煤炭企业知识转移过程的每阶段工作侧重点展开分析。

  企业知识转移过程图
新常态下煤炭企业知识转移过程研究

  (一)知识获取

  知识获取是组织通过过去的经验、实践、外借或者从具有新知识的员工那里不断搜索得到新知识。煤炭企业是以开采煤炭资源为主的企业,主要包括煤炭生产运输销售、煤炭加工转化、火力发电以及煤化工等方面。在信息爆炸的今天,煤炭企业知识获取阶段的难点不是知识量不足,而是怎样从大量的信息中筛选有用的知识。

  企业获取知识的前提是对原有知识和企业外部新生知识进行筛选。对于知识的筛选工作,笔者认为应该站在企业流程的角度来进行,主要经过五个步骤:第一,规范企业流程,按照企业主营业务来规范其流程;第二,以流程为主线进行管理功能划分,并理清数据与管理功能的关系,比如库存期初结余数据是由库存管理模块产生,被生产排程模块使用;第三,数据规范化,对所有数据的类型及组成等因素进行规范化描述;第四,根据业务中的数据分析企业所需知识;第五,对知识来源进行企业内外部的界定。以上每一步工作都要形成规范的文档,既为下一阶段工作提供参考,也是对知识进行存储的过程。然后进行知识获取,内部知识获取主要通过对原有文档进行整理和分析;外部知识获取有多种手段,比如通过企业间交流、互联网环境等,煤炭企业属于第二产业,行业特点比较特殊,适合采用企业间交流的方式进行外部知识的获取。

  (二)交流沟通

  知识分为隐性知识和显性知识,其中隐性知识是形成企业持续竞争优势的来源。煤炭企业的隐性知识主要表现为技术诀窍、行为规范、企业文化等形式,它们深深植根于员工的大脑,并在技术性的生产过程中发挥和表现出来。根据对黑龙江煤炭企业的员工学历调查情况来看,全员文化水平整体偏低,大学本科以上学历较少,企业整体学习能力较差,这就给隐性知识的交流沟通工作带来一定的障碍。

  该阶段的重点任务是解决隐性知识的交流沟通。笔者认为,隐性知识显性化可有效解决隐性知识交流困难的问题,近年流行的数据挖掘、商业智能等软件能很好地帮助企业实现隐性知识显性化。据调查,黑龙江大部分煤炭企业科技信息渠道不畅通,科研与生产严重脱节,如果仅靠企业自身来挖掘可以显性化的隐性知识是不太可能的,所以,煤炭企业应该加强与高校、研究所等机构的合作,借助科研工作者的研究能力,实现企业隐性知识的显性化表达。

  (三)学习应用

  组织学习的不是知识本身,而是知识应用后的结果,所以,获取和经过交流的知识必须通过应用来加以保持。煤炭企业以劳动密集型为主,加之黑龙江经济落后,煤炭企业学以致用的能力相对较差。为了达到学习应用的效果,企业应该从人力资源角度着手,采取一系列提升企业全员文化素质的措施。可采取对外招聘人才和对内培训相结合的方式:对外招聘环节要对人才进行严格考察;对内培训则要进行全员培训,对管理层人员进行先进管理思想的培训,对基层业务人员进行先进信息系统操作的培训。通过外招内培的方式提升企业全员学以致用的能力。

  (四)知识接受

  知识接受指的是企业学到知识、控制知识并加以反馈后,会判断这种知识是否值得接受和将其同化。所以在这个阶段,对企业的要求是具备较强的判断能力,而企业判断力与企业员工文化素质息息相关。

  近两年,黑龙江虽然通过兼并重组、改造升级以及关闭等措施提升了煤炭企业规模,但企业人员素质提升却不明显,这势必影响企业在发展过程中对知识的接受能力。所以,该阶段企业发展的重点是提高全员自主学习的积极性。员工整体文化素质越高,其自主学习的能力往往越强,因此,企业要树立人才观念,人才是将科学技术成果和先进工艺技术转化为现实生产力,促进经济增长的重要力量。在企业改革发展的过程中,要把职工的技能水平和岗位挂钩,把岗位和收入挂钩,以此来调动职工提高文化素质和技能水平的积极性,进而提高企业知识接受能力。

  (五)内化为企业能力

  内化指通过知识交流和知识共享,使企业各层员工吸收和理解新知识,从而改变企业和员工的认知模型,帮助他们理解和支持创新。内化过程接收前面活动产生的知识流,再把这些知识流用来影响组织的知识形态。在该阶段,煤炭企业工作的重点应该是将接受的知识加以整理,并形成规范的文档,实时维护和定期更新,使其成为企业内部可共享的知识。这样,企业知识转移工作就能达到既有规划,又能以一次投入永久受益的效果。

  四、结论

  在新常态下,黑龙江省煤炭企业无论是发展延伸产业还是替代产业,企业知识转移工作在其中都发挥着重要的助推作用,本文对黑龙江煤炭企业进行知识转移工作过程展开研究,以期帮助煤炭企业认清新常态下知识对企业发展的重要性。

  【参考文献】

  [1】杨眉.中国资源型城市中小企业知识扩散与合作创新研究[D].中国地质大学,2013(5):24-36

  [2]叶舒航,郭东强,葛虹,转型企业外部知识转移影响因素研究——基于元分析方法[J].科学学研究,2014(6):909-910

  【3]郑雪峰,张庆华,煤炭企业信息化中知识转移的制约因素分析[J].商场现代化,2012(5):18-19

  [4]王毅达,汪承亮.知识转移的认知模型及其在企业管理中的应用[J].商业研究,2007(5):76-81

  [5】王伟光,冯荣凯,尹博.产业创新网络中核心企业控制力能够促进知识溢出吗?[J].管理世界,2005(6):99-108

在线投稿